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傍上女领导第章走马上任美食

时间:2021-01-04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傍上女领导 第7章 走马上任

第7章走马上任

一个地方稳不稳定,最主要就是看班子搭配得和谐与否。如果班子不和谐,刘守望的精力一大半会被班子耗掉,而且他就算耗了精力也未必能控制整个局面,这就是刘守望至今被动的原因。可刘守望绝对不会甘心,这一点如果搁在刘立海身上,他也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成为冷鸿雁的摆设,当然更不会甘心自己成为龚道进的摆设。思来想去,他真正想接近的人是刘守望,再怎么说他们算是院校毕业派,他们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理想,但是他如果靠近刘守望,就是一步险棋,走得不好,车毁人亡。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刘立海的思绪,他迅速删掉冷鸿雁的信息后,起身去开门,打开门时,小周站在门外,他一见刘立海就毕恭毕敬地喊:“刘县长早。”

刘立海笑着对小周说:“以后不要太拘束了,毕竟我才比你大两岁呢。”

小周笑了笑,仍然很恭敬地说:“大一天也是领导。”

刘立海便不再多说,他想起了一本官场小说中写的话,官员的架子该端着的时候就得端着,而且端得越正,越有魅力,越让人尊重,官员就得用神秘性包裹着自己,谁处在云雾深处,谁就能爬得更高。一如山峰,越高越有云雾围绕是一个理。

小周接着又说:“刘县长,我来接您上班,您今天的活动是去明川希翼小学参加一捐赠仪式。”

刘立海听了小周的话后问:“捐赠仪式还有哪些人参加?”

小周说:“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吴部长让我来接您,送您去明川希翼小学。”

刘立海不再问,就随着小周往明川希翼小学去,在路上,刘立海问小周:“这车是不是吴部长的?”

小周显然没想到刘立海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立海说:“你以后是我的司机,有话直说。”

小周还是怔了一下,似乎是在壮胆,又似乎是在找合适的话,最终还是告诉了刘立海,这车确实是吴部长的,吴部长去年才换的一辆车,在几个副县长中,刘立海目前的车算是最好的。

刘立海“哦”了一声,没再继续问,显然小周是很怕吴月英,或者是小周怕吴月英背后的龚道进。

明川希翼小学在林县南边,尽管不是处于闹市之中,比较僻偏,可好歹在县城之中,是林县在京城的革命后代捐资修建的一所学校。很多在林县县城打工家庭的孩子都在这所学校就读,最大的特色就是在这个学校读书的孩子不用交一分钱就可以进校学习,当然大多是关系户的孩子们。

这个学校的特点,刘立海知道,他曾经来这个学校采访报道过,只是今天作为出席活动的领导,他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当小周把车开进明川希翼小学的时候,明川希翼小学的校长吕为民正带着学校的老师在校门口迎接他们。小周的车一停,吕校长就走了上来,刘立海认识他,上次来采访就是吕校长接待的,吕校长的口才很好,很多话不用刘立海启发,他就知道该怎么说。采访这一活,说白了就可以按正常更新轮换要求自行销售原有的储备猪肉。是要引导被采访人上报级需要的这条道,按报级需要的行话套话说出来就行了,你再激进,再有理论,上不了报纸的道,就没办法见报。

吕为民五十多岁了,据说他当年他和龚道进的老婆在同一所村办小学任教,他救过龚道进老婆的命。龚道进到县城后,吕为民也随之进了县城,当林县第一所希翼小学落成后,吕为民从林县二小副校长调到这里任了校长。上次采访的时候,吕为民处处拔高龚道进,没有龚道进肩挑背扛地把林县的茶叶送往京城,就不会有明川这座希翼小学的建立。从某种意义来说,吕为民是藏在龚道进身后的影子,刘立海来林县参加的第一个活动,显然是龚道进安排的。

刘立海走出车门时,吕为民热情上来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刘县长,辛苦了。上次采访的时候,我就感觉您与众不同,前途不可估量啊。”说着,就给刘立海一一先容来迎接他的人,其中有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吕为民特地把她拉到刘立海面前说:“这是来大家学校义务支教的龚玥,刘县长有兴趣和她一起为学生互动一堂课吗?”

龚玥斜视了刘立海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哼”,尽管声音不大,刘立海还是听到了,那种不屑的神态让刘立海很不爽,他想也没想脱口说了一声:“好。”

吕为民显然没有预料到刘立海答应得这么爽快,赶紧对那位叫龚玥的女孩说:“小龚,快去教室里准备一下,让刘县长和你一起上一课堂。”

龚玥没有再看刘立海一眼,径直往教室里走,吕为民赶紧对刘立海说:“谢谢刘县长肯为学生们上一堂精彩的课,电视台的就等候在教室门口,刘县长请。”

刘立海暗暗叫苦,他没有想到吕为民早就做好了准备工作,他对今天的活动却一无所知,他感觉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他却不知道,任由别人摆布着他的行踪,难怪一个小小的支教女老师就敢轻视他,说不定在心里骂他,一上任就作秀,出风头。他在心里这么想,可是已经没退路了,除了被吕为民引着往教室里走外,他别无选择。

进教室的时候,果然教室门口站着两名电视台的,对于他们的架式和动作,刘立海太熟悉了。两名一见刘立海,愣了一下,大约没想到刘立海这么年轻吧,不过仅仅一下,他们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刘县长好。”看来一切都在他们的策划之中,刘立海除了迎合外,没别的办法。0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龚道进要让他上电视?不是说有捐赠活动的吗?为什么除了他一名领导外,其他的领导都不在场?这些问题都压在他心里,他急于想知道,却又无从知道,只得听从吕为民的安排。

刘立海一站到讲台上,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齐喊:“欢迎刘县长来明川希翼小学,请刘县长为大家讲课。”两名不停地拍着镜头,站在学生后面的龚玥脸上又有那种不屑的神态,刘立海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开始对学生们讲学习的重要性,讲他的童年,他讲这些的时候,忘了自己是刚来上任的副县长,而是完完全全沉浸在学校的生活之中。他告诉这些学生们,他读书的时候,从来要求自己拿班上的第一名,这不仅是一个目标的问题,更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人的一生如果从小就有这种积极向上的习惯,再高的山都能够爬得上去。最后他送给同学们一句话:没有趟不过河,没有越不过的山。

刘立海的话一落,整个教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连站在后排的龚玥也激动地为他鼓掌。吕为民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了欣慰和放下的笑容。这个笑容被刘立海看在眼里,他更相信,这一切都是龚道进指使吕为民这样做,只是他不知道龚道进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刘立海走出教室后,吕为民赶紧跟了上来,当他带着刘立海往校长办公室走时,龚玥从后面追了上来,她望着刘立海说:“你讲得太好了,要是你不介意的话,下次我还能请你来为我的学生们上课吗?”

刘立海这才认真地看龚玥,奇怪的是龚玥脸上的神态和孙小木有相似之处,她们都有一种明净的目光,有一种逼人傲气,这种傲气是刘立海一直想拥有的傲气,可他一直做不到,或者是他一直不具备的。龚玥一头短发,衣着很男孩化,这一点与孙小木不一样,孙小木总是一袭长裙,柔柔静静的,总是有一种让刘立海想要去保护和爱护的冲动。龚玥身上没有这种柔弱,有的是一种野性,这种野性让她敢不屑一顾地看刘立海,也敢直视刘立海要求他再来这里上课。

刘立海微笑着点了点头,龚玥满足地跑走了,吕为民赶紧替龚玥说明,这孩子上大四了,正在实习过程中,让刘立海别见怪她的冲撞和没礼貌。

刘立海还是微笑着看了看吕为民说:“没关系的,我这么大的时候也这样呢。”

吕为民没再说这件事,而是转了一个话题说:“刘县长,龚书记和潘老九点半到,潘老是林县的老首长,这次捐赠他的全部积蓄和一幅亲笔题词的“明川希翼小学”字画,龚书记说希翼您和我一起接过这幅字画。”

刘立海“哦”了一声,他没有去问这次活动的详细安排,尽管他很想知道,还是忍着没问,他要以静至动,他现在的行动都已经被人提前安排好了,他不过就是一个道具,只是这个戏演得真不真,全靠他的表演功底了。

九点半很快到了,潘老在龚道进和石志林的陪同下走进了明川希翼小学的会议室,随着而来的还有马先礼以及教育局局长古得胜、电视台台长齐强等一大群人走进了会议室。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医院
宝宝偏食不吃饭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