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分钟,李川和苏玉凰三点归结,就将身边清出了空挡来。复制址访问hp:/"/>

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兵王狂少第一千零二十五章逃之夭夭

时间:2020-06-19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逃之夭夭

""="''"="">

没几分钟,李川和苏玉凰三点归结,就将身边清出了空挡来。复制址访问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

瞧着滚落一地的马仔们,李川和苏玉凰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架子上,都只剩下一个试管!

“顺则人,逆则仙,这感觉真奇怪啊!”

李川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了。

他脚下虚浮,晃来晃去,整个人好像是要栽倒一样。

“呵,酒劲儿……上……来了吧?你……要输了!”

相比于李川,苏玉凰更是醉态媚人,身上绽放着一股玫瑰色,更是散发着惊人的香气。

虽然一群人已经被打倒,可董少却不害怕了。

在他看来这俩人显然是装逼装过头了,瞧他们现在烂醉如泥的样子,甭説顾金,就是自己上去三拳两脚,也能把他们俩撂倒。

“顾金,男的弄死,女的不许伤了。”

董少色眯眯的盯着苏玉凰随着呼吸起伏的曲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已经能想象到今天晚上的舒服劲儿了,瞧瞧这大长腿,简直勾死人啊!

而顾金脸上却不由得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快就xiǎo心的掩藏起来了。自己哥俩给这样的家伙打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过收人钱财,与人消灾。

他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再説哥哥顾斌已经被人给送去医院了,他倒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至于其他的xiǎo弟,管他去死!

“朋友,装逼大发了吧!”

顾金冷笑着向着李川扑去,手中和顾斌一样,赫然出现了两柄首!

看着他眼中充斥的杀意,显然是想给李川来俩窟窿了。

李川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不过很快就被醉眼朦胧给替代了,毫不在意地将最后一个试管中的酒给吞下。

“含胸直背,狼奔!”

李川一声大喝,身体宛如一头巨狼一样,冲向顾金。

顾金只觉得眼前一花,李川就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双冷漠的眸子中,闪烁着惊人的杀意。

砰!

一个膝撞,狠狠的dǐng在他的xiǎo腹之上!让他‘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你……你不是人……”

顾金只觉得自己的xiǎo腹一阵绞痛,眼前接着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呸!老子比你们这些渣滓有人性多了!”

李川呸了一口,接着扭过头,不怀好意的准备找董少麻烦,却发现此时的董少已经大难临头了。

古人云,唯女子与xiǎo人难养也!

这女人发起狠来,果然够吓人的。

苏玉凰似乎是喝多了,已经忘记了自己和李川赌斗的事情,这会儿正一只手抓住董少的领口,另一只手抓着试管架猛砸他的头!

砰!砰

!砰!

一下又一下的猛击,李川分明看到董少的眼睛已经翻白眼了,可是酒劲上来后的苏玉凰却还没有停手的意思啊。

“妈的,还是赶紧撤吧……”

李川酒顿时醒了一大半,毕竟才被彭镇从五号监狱捞出来,要是转脸就让警察给抓了,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想到这里,李川决定大发慈悲,救这倒霉的董少一命。

他一个箭步窜到苏玉凰跟前,一手揽过美人,一脚踹在董少身上,将他踢飞之后,很是得瑟的将赌金收齐,然后大摇大摆地出了酒吧!

两人走在街道上,苏悍妞柔软的身子,紧紧地贴在李川的身上,李川能够感受到她爆炸性的身材,一时间身上泛起阵阵热流。

“娘的,这妞儿太性感了。”

李川拦着苏玉凰的腰,心中嘀咕道,就这身材,比起顾漫和卡娅来一diǎn也不逊色。

苏玉凰大概是喝多了酒,身上燥热得很,火辣的身体紧紧地贴在李川的身上,就好像是一只大猫暖烘烘地在他的身上拱啊拱的,那香软的弹性,让李川差diǎn没把持住。

好在李川并不是什么色鬼,在大街上下其手,这种没的事情,他是从来不做的。

俩人都醉呼呼的,刚走三两步,李川的懒病就犯了,随手就在街上拦了一辆的士。

的士司机瞅着美艳动人的苏玉凰,脸上泛起男人都懂的笑容,冲着李川比了个大拇指,道:“兄弟,你是这个!最近的宾馆是三联酒店,设施什么的还不错,不过如果哥们你要求高,我也可以拉你去希尔顿……”

李川翻着白眼,摆摆手,道:“得了,就三联吧!”

刚刚打了一场,加上酒精的作用,李川身上出了不少汗,潮乎乎的,此时迫切的需要洗一个澡,当然若是苏玉凰不介意的话,洗个鸳鸯浴也不错。

“木川……你……xiǎo子……不,不错!”

就在李川和的士司机説话的功夫,苏玉凰仿佛一条八爪鱼一样,缠在李川的身上,开始説胡话。

那娇嫩殷红的xiǎo嘴儿,明明喝了许多酒,却依旧有一股醉人的香气。

李川忍不住嗅了一下,身体忍不住活跃起来。用力握了一下拳头,发觉手上的力量,增加了不止一分!

天香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的士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从后视镜往后瞅,瞧那猥琐样肯定是想看diǎn活春宫,让李川狠狠的瞪了一眼,道:“别乱看!”

李川对女人的占有欲极强,苏玉凰本来穿着就极为性感,加上喝多了酒,身子不断在他怀中扭动。不説**乍泄,却也裸露了不少肌肤,让这个猥琐的家伙看去,李川会心疼的。

“哼,矫情。”

的士司机在心中恶狠狠地嘀咕道。

的士七转八转,大约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了一家名叫三联酒店的四星级宾馆的门口。

李川看了一眼的士计费表,上面显示六十块。

他随手从兜里取出三十块钱,丢给的士司机。

的士司机这下不干了,有些不满地道:“我説哥们,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就看了你女人两眼么?怎么着,看女人还收费?”

李川扶着苏玉凰,口中哼道:“我虽然是第一次来燕京,不过却不是蠢货,衡天地产的牌子,我可看到了两次从政府层面来讲,这什么意思不用我多説了吧?”

的士司机闻言,顿时哑口无言,心説你丫不是喝了么,怎么记性还这么好。

瞅瞅手里的三十块钱,的士司机寻思一下,还是悻悻地钻上车走了,这些醉鬼最他妈难惹,惹毛了在车里拉屎撒尿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李川扶着苏玉凰,来到三联酒店的前台,在前台xiǎo妹鄙视的目光中,轻车熟路的从苏玉凰身上摸出了钱包,用她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

自己现在没钱没证件,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孤家寡人。

李川本来想开个双标间,不过前台xiǎo妹説,就剩下一间大**房了,无奈之下也就只好订了下来。

大**房的环境还不错,李川随手将苏玉凰丢在**上,正犹豫要不要把她叫醒来洗个澡,但当视线落在苏玉凰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上时,不由得楞了一下。

这些年李川从来就没有缺过女人,无论是黄浦欣的温婉稳重,还是顾漫的刁蛮任性,或者卡娅的热情火辣,几乎各种类型都见识过了。但这却是第一次面对苏玉凰这种特殊的彪悍女人,一时间还是让他微微有些失神。

或许是双方彼此间的军人身份起了无形的吸引作用,但李川当下还是用力摇了摇头,强忍住心中的火气,悄悄走进了浴室。

原发性痛经怎么缓解
治鼻塞流涕的药
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