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独自幸福快乐护肝片的功效与作用依依不舍孤独

时间:2020-06-22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45章 真的血杀

第145章真的血杀

这把声音……

眼前的箫谨瑜皱了皱眉头,不太完美,他喜欢美人,并收集不同的美人,所以在潜意识里认为,美人的声音,当如黄莺出谷。

而刚刚到到的这把声音,偏偏带着一丝沙哑,可正是这样不太完美的声音,透着难以言喻的魅惑,给人一种轻如鸿羽的感觉,想捉却偏偏捉不住的遗憾。

抬起头,屋顶上,月色下……一抹白色的身影,沐浴在月华中,长发没有任何的束缚,随着晚风飞舞,衣袂飘飘。

箫谨瑜不由眯起眼眸,野兽般的目光在薄情身上来回,凹凸有致的身姿,因为过于纤细,而显出不一样的风流。

此等风姿堪称一流,沉着声音道:“你的身材,要以称之魔鬼。”只有魔鬼才能拥有如此完美,充满诱惑的身材。

薄情也垂下眼眸,打量着眼前的人,与箫谨天的清矍出尘相比最终积分高者获胜。由于腾龙战场地势复杂,这个男人的五官英俊得嚣张跋扈,散发着狂野。

古铜色的皮肤是长年在沙场上征战的结果,狂野的黑发披散在身后,狭长的黑眸中透著侵略者的兽性,薄唇紧抿出无情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更加危险。

打量完对方后,薄情漫不经心的道:“你就是那个劳民伤财,弄得国库空虚,攻打燕越国两年多,却连人家的半壁江山都坐不稳的庸才大皇子箫谨瑜。”色欲熏心,狂妄自大,难怪啊!

箫谨瑜的眉头一皱,目光似是要撕碎猎物的野兽,薄情看到后,露出一抹冷笑,轻蔑的道:“怎么,难道本夫人说得不对嘛。其实说你是庸才是委婉的,直白點应该是蠢才,废柴,人渣。”这样的攻击,看看他能忍不到什么时候。

侧眸看向箫谨天,鄙夷的道:“这就是你口中,被皇上教导得很完美的大皇子,你眼神有问题吗?他哪里完美了,缺點一大堆啊。”

箫谨天负手站在一边,露出一丝不察觉的笑意道:“这个……前提是,本殿跟慕昭明,还有你,大家三人没出现的时候。”

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平静得让人有點抓狂,不过,他还是很明智的把薄情算入内。

千穿万穿,唯独马屁不穿,薄情平时再沉着,也经不住箫谨天的胡茄十八拍,只见她微微扬起下巴道:“那是,大家仨是一统东域的强者,这些垃圾算什么东西,我一巴掌能拍十万八千……”

“xiao心。”箫谨天大声叫道。

因为一把剑,正朝薄情射去,瞬间没入薄情的身体内。

箫谨天眼瞳不由的放大,她竟然没躲开,正要上前查看时,薄情的身影瞬间消失,口中喃喃两个字:“残影。”

残影,就是因为速度太快,离开的时候留下的一道影像,箫谨天看着空无一人的屋顶,不由松了一口气。

箫谨瑜眼中也不由的一滞,这个女子不身材一流,恰到好处的容颜绝色,风情更是介于妖冶与纯净之间。

本来还想将她收入他的后宫,只是她实在是太过嚣张,一时忍不住出手,没想到她竟然能从他手中逃走。

内心不禁有一丝丝的庆幸,如此美人,若就这样死了,倒真是可惜,心里也不由的暗暗惊讶于她的速度。

正要寻找薄情的身影时,就听那一把沙哑魅惑的声音,充满揶揄的响起。

薄情玉手拍着胸口,盯着箫谨瑜,故作心有余悸的道:“你这王八蛋,不只是蠢才、废柴,还卑鄙、下流、无耻,竟然玩偷袭的把戏。”嗔怒的表情,让xiao脸更加出彩,让箫谨瑜有一瞬间的出神。

箫谨瑜有些不悦的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本宫可是当今皇上最得宠的儿子。”

连白映儿这样倔强、高傲的女人,当初看到他这张脸后,都禁不住露出敬慕的表情。

而这个女子看他只一眼,便是一串讥讽的话。这是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吗?如果是,那么她成功了,他真的注意到她。

“那又如何?”薄情淡淡的声音,如同一把冰冷的剑,把箫谨瑜心中的美梦斩碎。

“难道姑娘,就没有一點點喜欢本皇子吗?”箫谨瑜似笑非笑的问着。

“本夫人该喜欢你吗?你身上又有那一點值得本夫人喜欢的。”听到箫谨天的话,薄情差點忍不住要笑喷。

薄情虽然是在骂,但能让箫谨天的慕昭明视为对手的人,她却不敢xiao看。不过,确实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而且这面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箫谨瑜似第一次被女人耻笑,面上腾的升起一怒火:“凭这些话,若传到皇上耳中,就可以灭你全家。”

薄情听后冷冷一笑:“堂堂皇子,你除了会搬出皇上吓唬人,就不能换點新招数吗?”

箫谨天冷眼看着二人斗嘴,唇边是淡淡的笑容,眼前的人哪里知道薄情,根本不同于其他女人,恐吓对她没有半點作用。

箫谨瑜听到薄情的话,似是被戳到痛处,不由的一声怒吼,指着薄情道:“女人,xiao心點,本皇子一定会让你哭跪着求饶。”

那狂妄高傲的神态,似乎这天下间,没有他箫谨瑜得不到的东西,只要是他看上的,不管费多长时间,他都一定要得到。

薄情冷冷一笑道:“你以为离开了杜家军,又只带着十几名血杀,出现在本夫人面前,你还能活着离开吗?”即使箫谨天不动手,她也不会再让他有机会逃跑。

“你还敢杀了本皇子不成。”箫谨瑜冷冷的道。

薄情无聊了打了一呵欠,黛眉一挑,冷冷的道:“本夫人为什么不敢,杀你一个假冒大皇子的人算什么。就算大皇子本人在此,本夫人照样敢给他两刀。如果不是你们没事瞎折腾,本夫人现在已经睡在暖暖的被窝里,那会在这里吹冷风。”说完,又是一个呵欠。

白映儿凤眸内一阵紧缩,箫谨天在旁边听着只是含笑不语,箫谨瑜的眼眸不由的一沉,冷冷的盯着薄情:“你说什么,你杀了杜家的人?”似乎一點也没注意到薄情话中的重點。

“还装呢。”

薄情心冷冷一笑,面淡笑如风:“你一早就露陷。”血杀那野兽充满杀戮般的目光,让她惊艳。

眼前人的瞳孔一缩,似乎被人踩中了痛处,低吼似的道:“废话少说,要杀便杀。”剑,朝薄情一指。

薄情扬起唇,浅浅笑道:“本夫人怎么舍不得杀你,不愧是终极杀手,真是完美得无可挑剔,让人嫉妒,让人心动。”

从那天她初次接触血杀就起了疑心,谁也没有说过,血杀一定是丧失神智的工具。至于眼前大皇子是真是假,看一眼箫谨天就知道。

血杀,万中只得一人,无论是之前的,还是现在摆在眼前的,都只是些失败品,而真正的血杀,正是眼前假冒大皇子的人,真是完美得无可挑剔,若能变为己用,一定是十分的趣。

薄情一挥手,大批的黑衣人像会隐身一样,突然出现薄情身边,只听到她口中淡淡飘出一个“字”,黑衣人马上如雄鹰一般扑上去,根本不畏惧眼前这些刀剑不入的敌人,出手没有半分的犹豫。

两方的人马一交上手,薄情马上知道两者间的差距,虽然同样的失败品,眼前这批失败品,明显就比两天前那些失败品强了很多,对方毕竟是刀剑不入,连忙嘱咐众人xiao心应付,不得大意。

眼前假冒大皇子的人,看着从天而降的黑衣人,眼眸不由的一紧,蓦然明白他们的计划,早已经被人识破。

现在不是箫谨天落入自己的圈套,而自己落入他的圈套,那么大皇子那边,只能祈求他自求多福,能顺利的见到皇上。

薄情轻曼的身影轻轻一闪,如鬼魅般出现箫谨天面前,淡淡的道:“你们先走,这个血杀太完美,本夫人要收为己用。”若就这样杀了,真是暴殄天物。

箫谨天看着薄情狂热的眼神,淡淡的道:“提醒你一句,你拿下他后少看几眼,不然某人一定会容得下他。”拉起白映儿的手,神情淡然的道:“你受伤了,我先送你回府包扎。”

白映儿看着他清矍出尘的面孔,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默默跟他后面朝外面走。

薄情回眸看着眼前顶着大皇子面孔的人,含笑的道:“现在就剩下大家了,让本人见识一下你的利害。不过,一会把你拿下后,本夫人一定给你个封印,让你不能像市井泼妇那样乱嚼舌根。”虽然不知道白映儿跟大皇子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想必是在大皇子手中吃过亏。

“既然如此,就让你见识一下血杀的利害。”这个xiao丫头好大的胆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对他萌生出杀意,还敢出言威胁他,冷声道:“本座从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号来。”如此绝色佳人,送给大皇了子倒是不错。

薄情冷冷的笑道:“本夫人的名号,你还不配知道,不过你的主子倒送给本夫人两个外号,一个红颜祸水,一个是祸国妖女。本夫人这些名声,可全拜大皇子和衍王妃所赐,所以礼尚往来,本夫人也回他们一份厚礼,把杜家人杀得一个不剩。”这份厚礼,会让天下人大吃一惊。

血魂的面色瞬间一沉,寒着声音道:“你就是丞相夫人——薄情。”

没想到这个绝色倾城的女子竟是薄情,慕昭明最宠爱的女人,心里不由的正视眼前的女子,关于她的事迹,他一點也不陌生。

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

“不错,正是本夫人。”玉手暗暗中按在上臂钏上的宝石,薄情似笑非笑的道:“早闻血杀的大名,就让本夫人来领教一下血杀的利害。”玉指按动宝石的动作,随话音一起落下,鞭子从袖中射出,直指血魂的心脏。

血魂微微一侧身,躲过薄情试探性的偷袭,心里暗道:“这个女人,胆子还真大,竟然敢单挑血杀,不过……”血魂暗里一想,箫谨天敢单独留下她,而慕昭明也放心让她来对付自己,武功必然不差。

想到这里,也不敢掉以轻心,手中的剑朝薄情一挥,剑气如虹,瞬间穿透薄情的身体。

血魂不由一阵惊讶,但是薄情的身体在剑气下瞬间消散,原来又是一道残影,薄情早已经在他的眼皮底下换了位置。

薄情心里冷冷一笑,虽然血魂是黑暗中的强者,但是焚月功却是黑暗中的王者,再加慕昭明刚刚的指點,要躲开血魂的攻击,完全不成问题,不过下面交锋,就试试看吧。

致命的一击被薄情轻易的避开,血魂心中不由一凛,更是提起十二分精神,xiao心的应付,冷声道:“丞相夫人,你该不会想一直这样避下去吧?”语气中有些不屑。

薄情蓦然出现血魂眼前,迅猛的挥出一鞭,轻声笑道:“你不用对本夫人用激将法,遇上你这样的高手,本夫人正好拿来试一试大家薄家的焚月功,所以……你要xiao心啦。”说完,一掌白出,带起刺骨的冰冷,把空气都冻住,周围瞬间雾气岚山。

血魂连忙闪开,与寒流擦肩而过,心里不由的一阵余悸。这个女子的武功好诡异,江湖上以阴寒为主的武林绝学很多,但都没这焚月功霸道。虽然他的肉体是刀剑不入,但若是被她的掌风击中,再强硬的身体恐怕是要马上冻成冰块,必死无疑。

血杀毕竟血杀,自xiao浸染在杀戮中,很快调整好心情,毫无保留的武动着手中剑,一边xiao心翼翼的,又不被察觉的避开薄情的掌风。

片刻的过招,薄情的面色也变得十分凝重,血杀的肉身在经过药物的锤炼改造,已经是刀剑不入,她的鞭子就算拍在对方身上,也不会告成太大的伤害,不过,只要是人都会有弱點。

两人你来我往的过招,面上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凝重,薄情的内功绝对在血魂之上,只是被血魂那具刀剑不入的身体克制得死死的,一时间难以取胜。

血魂的内功不及薄情深厚,全凭肉身挡下对方的攻击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的一种情感和冲突。”山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晓晨说。  专家说,但是薄情掌风中的寒气,让他的动作迟缓了不少,而且他跟薄情不一样,再持续战下去,败的依然是他,不由的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薄情一边化解血魂的攻击,一边在苦思着对策,而那边两队人马,一直相持不下,谁也没有捞到半點好处。

正在薄情打得有些暴躁时,突然噗的一声,一名暗卫的剑,砍入了对方的身体,这一惊奇的发现,让众人和薄情的眼睛一亮不由,血魂的瞳孔却是一阵紧缩。

------题外话------

昨天又浪费了几千字,更完文吃饭回来,继续码字,看看能不能再码出三千字。

上饶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治疗静脉炎最好方法
幼儿可以吃四磨汤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