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灭噬乾坤第一百三十四章算命老人

时间:2020-06-22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灭噬乾坤 第一百三十四章 算命老人

即墨将兔子按回怀中,离席告罪,“仙子莫要取笑小生,小生无德无才,不敢瞻慕仙子。”

说着匆匆逃离席位,冲出轻纱,仓皇逃去。

梦若溪眼如流苏,掩唇轻笑,她气质如兰,从九天飘下,如同嫡落凡尘的仙子,默看即墨匆匆离开,竟也不阻挡。

古少阳抬头,神光轰照空间,将灵气也焚化,他举盏缓饮,眼有深意,“不曾想到修罗圣女竟有书生情结,真是苦了一片真心。”

即墨匆匆出了听雅,微舒一口气,那梦若溪太诡异,古少阳实力强大,毫不收敛气势,对他压力极大,留在那里实在不宜,还不如借着仓皇为由,即使逃掉,也不会让人怀疑。

抬指弹着兔子,这兔子不老实,心眼太多,不过偷了古少阳,确实舒心,“收获怎样?”

“啧啧,兔爷出手,岂能没有收获。”兔子得瑟,贼眼兮兮,看着即墨哈哈道,“小子,你有艳福,走到哪都能遇到这种绝色。”

即墨提起兔子,在兔头上一阵猛弹,“会说人话吗?”

“兔爷本不是人,何来人话……即墨,有种你小子再弹一次。”

“死兔子,你属狗的是不是。”即墨将兔子挥手扔掉,看向胳膊上的牙印,怒视兔子。

“啧啧,小子,绝道圣胎果然不凡,体内生机这么强悍,别动,再让兔爷吸上两口。”兔子舔掉两颗大板牙上的鲜血,阴笑森森,扑在即墨怀中狂咬一通,被即墨提着扔了出去。

兔子两颗大板牙赛过法器,锋锐可怕,切金碎玉不在话下,以即墨的肉身强度,也要被那两颗大板牙刺伤。

打闹片刻,即墨提起兔子,晃着吊在兔子颈上的大钟,“死兔子,按照先前的约定,偷到的宝物五五分成,你可不能独吞。”

“兔爷高大威猛,一言九鼎,言出即行,岂会说话不算数。”兔子推动即墨,掉到大钟内,直接扔出一堆宝物,法器、道石、仙草奇珍难以一眼数出。即墨在其中甚至看到杀无痕的木鞭。

一对五彩阵旗鹤立鸡群,巴掌大小,制造精致,其上威压巨大,竟迫使得其他法器不敢靠前。

“这是道兵。”即墨震撼,那阵旗疑是道兵,联合在一起威力巨大,可吞山河,没有激发,暴露的气势便雄浑压人,在上百件法器中称雄称霸。

“这阵旗还是半件道兵,不过品阶已经无限接近成品道兵,当是大能出手炼制。”兔子也出言感叹,他喜好偷盗,积累的宝物不在少数,早就将眼光养的极刁,这阵旗在他众多收藏中,也颇为不凡。

“这阵旗归我了。”即墨大手一挥,已经将阵旗收到丹田。

兔子大急,扑到即墨身上,将手按在即墨丹田上空,敲动有秩,“小子,说好的五五分成。”

“我靠,怎么会事,你的丹田兔爷怎么打不开。”兔子猛地抬头,惊骇的看着即墨,嘴中念念叨叨,双手不断扣按即墨小腹,“怎么可能,老头子交的窍门居然打不开你的丹田。”

即墨将阵旗收到丹田,起初一愣,记起兔子可以撬开其他修士的丹田,但听到兔子咒骂,顿时没了顾忌,直接大开丹田,眨眼就将众多宝物收了进去。

道石更是抢去多一半,兔子从古少阳那里偷到近有三十斤的道石,全部落在即墨手中。

“即墨,你小子太无良了。”兔子唤动大钟,将即墨扔了出去,黑着脸骂骂咧咧,“终日打雁,兔爷今天被雁啄瞎了眼,咋就摊上你这个白眼狼。”

即墨嘿嘿一笑,将兔子按在怀中,走向繁华街道,“你敢说你没有藏私,偷得宝物你要是能拿出一半,小爷就给你写出个服字。”

古少阳乃是无极宗亲传弟子,天纵奇才,实力强大,怎么可能就一枚半件道兵,兔子显然留了一手。

兔子悻悻笑笑,无良弹出脑袋,瞅着大街,切齿冷哼,“小子,下一次别想从兔爷这里扣去一件宝贝。”

即墨摸摸鼻子,自知做的有些绝了,也不搭话,缓步走上繁华街道。

即墨一绝凡尘十年,再次重归繁华,竟有再世为人的感觉,只是时变事改,如果不是老莫,也不知他现在是何模样。

街道繁华,有凡人,也有修士,此处不似山野,凡人与修士生活在一起,倒也不再对修士那般谦恭,奉若神明。

“来看看诶,魏氏包子,一文钱一个,不好吃不要钱嘞……”

“冯家布店,定制各种衣服嘞,小孩装,成人装……”

即墨走的缓慢,四顾探看,心胸竟放的开阔,他折扇轻摇,一副书生打扮,收敛了气息,身材略显单薄他们的情绪都十分低落。“输给重庆对大家的打击太大了,站在人群毫不起眼。

兔子手贱,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顺些东西,美曰其名为练手。

即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身处繁华街道,反而显得心中宁静,周围一切尽在眼中闪过,他有了莫名的体会,却总被一堵墙隔住,将这种体会隔绝在外。“绝道圣胎……”

缓步不知走了多久,竟来到一条小巷,这小巷略显清,在这繁华城市,倒是有别样韵味。

“算命喽,只需一两黄金,便可断姻缘,知祸福,明古今,解疑惑,读人心……算命喽……”

“这老头想钱想疯了,一两黄金,都够买下三进的大屋了,他真敢开口。”

“谁说不是呢,这年头,谁还算命啊,有仙长祈福,大病小灾全免了。”

“这老头也不嫌烦,每天在这条街上跑三次,也没招揽到一个生意。”

“算命喽,只需一两黄金,便可断姻缘,知祸福,明古今,解疑惑,读人心……算命喽……”

即墨顺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白发褐衣老道举着一张旗帜,上书着,“前断五百年,后知五百载。”

那老道仙风道骨,面色红润健康,目光炯炯有神,手上拖着拂尘,一路缓步,真有几分得道成仙的模样。

算命之说,多兴于乡野,在这等繁华城市,倒还少见。即墨细看许久,这老道丹田空荡,神魂未开,极有可能是个凡人,看来是保养极好,再加上餐风饮露,这才看起来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气息。

那道人缓步从即墨身边经过,仙风道骨,褐衣整洁,没有一丝褶皱,气质清新,看着真如出世高人。

“算命喽……”

“仙长请留步。”即墨唤住那道人,许是小时候记忆与现在重合,即墨竟有些恍惚,将那道人唤转许久,依旧在愣愣出神。

“这位小哥,你可是要算什么?姻缘、福祸、古今之事?”道人止步,打个滑稽,掐着手印对即墨道。

“老道,你不是说可读人心,那你便说说,这小哥想让你算何事并迅速倒车?”路人打趣,调凯老道。

老道作揖,将那幡儿靠在肩上,闭眼掐诀,真个有模有样,掐指片刻,那老道眉头微挑,似是有了定论,“未经这小哥许可,老道不可说。”

即墨看着老道,也来了兴趣,将探出头的兔子按回怀中,还过一礼,“仙长但说无妨。”

“小哥叫我,其实并无事,不过……现在却是有事。”老道须发洁白,气息出尘,他言语肯定,似乎真的可以读出即墨内心。

即墨心中微凛,这老道好生利害,真的读出他心中想法,不由再定睛看着老道,依旧看不出底细,这老道丹田内毫无灵气,根本就是凡人模样。

“仙长可借一步说话。”即墨心中微动,道。

“小哥,我算命皆是一次一两黄金。”那老道驻足不走,须发飘飘,看着便是得道高人,却市侩的强调价格。

“仙长若是算得准确,便是百金一次,我也应允。”

“小哥爽快。”

即墨带着老道,来到一处酒楼,点一间客房,待到小肆送上小菜,即墨将兔子随手顺来的黄白之物放在桌上,“这些可够道长算上一次。”

老道收起金银珠石,将招牌幡儿靠在怀里,双手插在袖中,“小哥请问。”

“道长不是可以读心么?”

“呵呵,读心之术,遭受天妒,还是少用为妙。”

“这老道骗你玩来着,不过是为了混吃混喝,你居然还信。”兔子从即墨衣中跳出,脖上吊着铃铛般的大钟,大大咧咧站在桌上,也不忌荤素,吃的津津有味。

老道竟对兔子毫无惧意,朗声道,“小兔儿此言差矣,不如我且先为你看看。”

“好哇,兔爷便站在这里,你能看出个什么一二三。”兔子嘴里没有顾忌,举着鸡腿,穿着草裙,人立而起,风骚无比。

老道定睛看了兔子片刻,摸着白须,像个神棍,“小兔儿你师傅叫兔神通,十年前因重伤不治而死,传你一手好的偷盗本领,想让你登峰盗圣,甚至证帝封仙……小兔儿,我说的可对。”

老道好一通长说,兔子愣怔许久,狠狠咬了一口鸡腿,“老头,尼玛扒我祖坟了是吧。”

即墨察言观色,知道老道所言不差,目光飘落于兔子颈上的大钟,“这不算多少本事,你若能说出这大钟来历,我便信你。”

老道看了眼大钟,轻笑道,“这大钟确实有些来历……”

……

佛山白癜病医院
经常关节疼痛是什么原因
冠心病能活多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