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魔神龙渊第一百章狂龙之战二

时间:2020-06-21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魔神龙渊 第一百章 狂龙之战(二)

魔神军团,浩浩荡荡,如一股海洋的浪潮,汹涌澎湃地冲击着狂龙平原。

大地震动,强烈的震颤似要将狂龙大裂谷再分裂出一条裂缝出来,饶是狂龙平原的土地深厚坚固,仍是被踩凹陷了几米。

塞恩狂呼大叫,拉莫斯哼哼唧唧,两人如流星撞小行星一般摧枯拉朽地撞向毛燕部军团。

迎接他们的,是两位英雄。

他们无比熟悉的两位英雄。

曙光女神蕾欧娜俏然站立,等待着这两位伙伴;身边是战争之王潘森,同样凝神等待着他们。

塞恩看到迎接自己的是潘森,心里不由犯起嘀咕,说道:“拉莫斯,我跟你换位置好不好,潘森这个家伙脾气太硬,你看他那种阴险的眼神,我感觉我的屁股要遭罪了。”

拉莫斯看到迎接自己的是曙光女神,断然拒绝,“不行,我仰慕她很多年了,我一定要跟她来个亲密接触。”

清羽鸟看着迅速接近的拉莫斯和塞恩,脸上浮起笑容,他相信蕾欧娜和潘森能够阻止这两个暴力机器的滚动。

蕾欧娜和潘森身后便是毛燕部的大部队,他们都在等待着清羽鸟的一声令下,站队却是比魔神军团规矩得多,前后都隔着空间,看来这许多年来清羽鸟一直致力于改善军队的制度,似乎略有成效。

在大地的震动着,魔神军团快速前进,万里长空上,连云朵也要被这股气势震慑退缩。

龙渊没有发现白雨生的情况,闻世却笑着说,“看不见他,不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吗?如果他等下在对面出现,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

龙渊不置可否,凝望着远处。大钢牙的四支部队缓慢在丛林里逼近。

龙渊让闻世见机行动,鋆心也尽量看情况使用阵术,他交代完毕后迅速飞向天空,他必须时刻注意外围的情况,稍有异动,他必须马上做出反应。

蕾欧娜和潘森举起盾牌,塞恩和拉莫斯快速地撞了上来。

按照清羽鸟的预想,拉莫斯会被蕾欧娜阻断,而塞恩也会被潘森推倒。但是,等到这一幕发生的如此诡异的时候,他才知道,事情又起了变化。

只见拉莫斯顺着蕾欧娜的盾牌滚动上去,飞了起来,接着蕾欧娜一脚将拉莫斯踢得更远,直接踢到毛燕部的军团里;而塞恩,也顺着潘森的盾牌,在潘森全力的一脚,便如一枚炮弹一般狠狠地砸向毛燕部军团。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清羽鸟愤怒地咒骂着,将目光看向拉莫斯和塞恩,只见这两个战争机器如两团雪球一般,一个将军团撞得乱七八糟,另一个碾轧得一塌糊涂,他那略有成效的纪律,此刻被塞恩和拉莫斯撞得连一点渣都没留下,一部分人叫骂着追向两人,但又怎么可能追的上,大部分人便冲向迎面而来的魔神军团。

战场,再一次失控得开始混战了。

潘森回身射出一根根利矛,每一根夹带着巨大的冲撞之力射穿无数人才停止冲刺之势,只见一排排、一排排的人群呜呼着倒地。紧接着潘森高高跃起,跳到万米高空,一屁股坐在军团中部,方圆千里的土地凹陷下去,无数人不是被砸落进去,就是被余波震飞出去,摔得七荤八素。

蕾欧娜举起盾牌,顶向一个方位冲击而来的毛燕部部众,却没想到将硬生生地将那一纵列的人挡在盾前,随着一道太阳光芒绽放,前方无数堆积的人轰然倒地。

战争之影赫卡里姆砍翻一群敌人,喊道:“蕾欧娜,你是我的女神,我能够和你喝两杯吗?”

“我不喝酒。”蕾欧娜冷冷回应。

“喝红玫瑰呢?还是青蓝呢?还是北非呢?”

狂暴之心凯南骂道:“臭不要脸,女神说了不喝酒了。”

却忽然听到蕾欧娜道:“那就红玫瑰吧。”

“好的。”赫卡里姆哈哈大笑。

凯南一脸黑线地溜走了,赫卡里姆笑着追上去,“你还太年轻啊凯南。”

“这是什么回事?”龙渊看着战场上的情况问。

“看上去似乎对面的几个利害人物倒戈了。”闻世回答。

“为什么呢?”

“也许他们看中了你魔神的威望。”

“不对,”龙渊摇头,“那两个人看上去和塞恩和拉莫斯很熟悉。”

“当然熟悉。”易大师从树林后走了出来,一同来的还有瑞文。

龙渊轻轻一笑,落下来,“原来是你们的手段,多谢帮忙。”

易大师走进,“用不着谢我,大家只是还你罢了。”说着轻声道:“英雄联盟宇宙不能给你,但是明思宇宙,大家愿意帮你打下来。”

龙渊看着瑞文,却见她甜甜笑着点点头。

“这么说,你们要加入到我的组织了?”

易大师不置可否,“听说你要建立一个神秘的精英组织?”

“不错。”

“那这个精英组织就叫英雄联盟吧?”

“当然可以。”

这个时候,战场上忽然一道凌厉的剑气忽然纵横着劈斩过来,势如破竹,闻世正准备抵挡住,却没想到易大师身形忽然一闪,将这道剑气反运回去,然后又立即出现在原地,那道被反运回去的剑气少了一分凌厉,却多了几分轻柔。

这一手,让闻世登时多瞧了易大师几眼。

“在你没有实现你的诺言之前,我会一直在英雄联盟。”

龙渊笑了,“那我真要希翼我永远也不能实现诺言了。”

瑞文脸上一变,但是立即意识到这是玩笑。

龙渊虽然注意到她的脸色,但是不动声色,道:“易大师,那么英雄联盟就由你来领导了?”

“不。”易大师将瑞文拉上来,“应该是瑞文,才是恰当。”

龙渊耐人寻味地笑笑,没有说话,瑞文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氛围,在她和龙渊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才悄然发生,它让她变得十分敏感和脆弱,尽管在两人之间,有着一种虚假的关系要发生,但是在某个时刻,它是如此得真实。

这时候,一道身影在魔神军团忽闪,几个瞬间,一群魔神军团的人便哀嚎着倒下。

“我去。”闻世说着向那道身影迅速飞去。

“辛吉德呢?”龙渊忽然问。

乱暗部,隐藏在外围的乱暗部军团营地里。

辛吉德正大摇大摆地走着,寻找着他的目标。

“在哪呢?”辛吉德半天找不到,不由焦急起来,“人这么多,怎么找啊?”

他嘀咕着,却被旁边的一只鸡精听见了,“你傻啊,不会喊吗?这么多人,你找十年也找不到,都用喊的!”

“对啊,”辛吉德高兴地向鸡精谢了谢,然后在偌大的营地里大喊着,“泰隆!泰隆!”

营地像菜市场一样热闹,辛吉德的声音只不过是万千种声音中的一道,他的叫嚷也不过是千万声叫嚷中的一声。

辛吉德一边跑动一边嚷嚷着,不时大骂几声,接着又继续喊。

刀锋之影泰隆正在和几个人打牌,抽着烟,刚吐出两口烟圈出来,他的牌友卡牌大师崔斯特忽然提醒道:“泰隆,好像有人在叫你也。对三!”

“管他呢。对八!”

“对k!”

“你打这么大干什么?对尖!”

“我喜欢这么打,对二!”

“你个二百五,过!”

“三!好像那个人又在叫你了。”

“谁啊?”泰隆大声嚷嚷了一句,“八!”

“八这一数字为700吨。?你把三个八拆了打?你脑残吧?十!”

“我喜欢管你鸟事!k!”

“二!”

“你不也把三个二拆开了?”

“我这能跟你一样吗?三!”

“怎么不一样……又三?你到底会不会打牌?还跟我说你是卡牌大师?”

“我是卡牌大师啊!”

“尼玛的,”泰隆一把将崔斯特扑倒,按住双臂,“说!你到底是谁?”

“我真的是卡牌大师。”

“说不说!”泰隆扯开了崔斯特的帽子。

“啊尼玛,别扯我帽子。”

“我就扯你帽子。”

“我干……呀!”

忽然间,有人撩起了帘幕,阳光洒了进来,露出辛吉德的头,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愕然地注视紧紧相拥的泰隆和崔斯特。

泰隆看看崔斯特,又看看辛吉德,崔斯特看看泰隆,又看看辛吉德,辛吉德看看泰隆,又看看崔斯特。

“额,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们还有这么一段关系,我先,走先,再见。”

辛吉德放下帘幕,坏笑着走开。

“呀,”不是你想得那样,崔斯特急忙抓起帽子追了出去,“辛吉德,大家只是在打牌,千万别告诉伊芙琳啊。”

“额,如果她有一天走在大家前面怎么办,我不能不告诉她呀,这是不诚实的美国专家认为这张图片是合成的。新华社发 韩国政府官员17日透露。”

“那就告诉她算了,”泰隆拉开帘幕,抽着烟,看了过来,“要是你不想你屁股多出几个窟窿的话。”

“额。”辛吉德眼珠子转了转,“那瑞文呢?”

泰隆身子一抖,立即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瑞文的身影,骂道:“你要是告诉瑞文,你就死定了,喂,这个人真是卡牌大师?那个寡妇的情人?”

“如假包换!”崔斯特戴上帽子。

“别告诉瑞文,知道吗?什么都别说,毁了我的大事,要你好看。”

“不告诉她们的话,也可以,不过,嘿嘿!”

“不过什么?”

辛吉德坏笑着将两人拉到草丛里,将易大师的计划一五一十地说了。

甘肃白癜病医院
威海白癜风好的医院
什么原因造成小便后刺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