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李明也不懂美食

时间:2021-01-08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摘要: 李明也不懂,终究不抽烟。但不知道好坏也可以砍价,至于砍多少价也没底,反正又不是特别多,随便了,出:“十六块一斤卖不?” 摊主也干脆,说:“行,卖你了。”其实他里头赚大发了,得到便宜又卖乖地说:“少赚就少赚点咯!你买几斤?” 李明竖起一个手指头,说:“一斤。” 摊主本以为碰上一个大客户,这时得到这个信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重复一遍:“你只要一斤?” 李明很明确的点点头:“嗯那!” 一个大晴天,李明去街上买东西。走到一个卖旱烟的小摊子,想起爹交代要买一斤。便问摊主:“烟一斤多少钱?”

摊子是个五六十的男子,一脸奸贼像,加上长年在街头混,特溜,越老越痞子气。他一见顾客上门了,说不定还是愣头青,好唬弄,开出高价:“二十块一斤。”

李明也不懂,终究不抽烟。但不知道好坏也可以砍价,至于砍多少价也没底,反正又不是特别多,随便了,出:“十六块一斤卖不?”

摊主也干脆,说:“行,卖你了。”其实他里头赚大发了,得到便宜又卖乖地说:“少赚就少赚点咯!你买几斤?”

李明竖起一个手指头,说:“一斤。”

摊主本以为碰上一个大客户,这时得到这个信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重复一遍:“你只要一斤?”

李明很明确的点点头:“嗯那!”

遂带着9岁的女儿一道去邻居家拎水

摊主很失望,从失望转为对他表示不屑,再由不屑转为鄙视。也不正眼瞧,随手抓了个袋子,在抓两三爪烟丝,递过来说:“给钱。”李明又不是傻子,一握分量明显不过,客气地问:“称了吗?”摊主不耐烦,说:“足够了。”李明一见这架势,加上年轻气胜,嚷开了:“要不够呢?”摊主一愣,这小子还挺认真,吓唬带堵,怒喊:“给钱!”

李明仗着分量分量太轻,意识到明显不够,不让也不怕地顶过去,问:“不够你一斤一千块赔我,敢吗?”也来个狮子大开口。

摊主哑了,眼珠转两转,反问:“够分量你给我一千块,敢吗?”固然心虚也绝不退让,俗话说,最好的防守是进攻。但他今天进攻的人还很顽强。

李明趁着火气上来,果断的说:“可以!走,去里边用电子称去。”说完连拉带拽,直把摊主拉入嘈杂的人群中,到里面的店铺的柜台前,对老板说:“老板,用你下电子称行吗?”周围人多,老板没有拒绝,说:“行,拿来吧!我给你称。”

摊主和老板是老熟人,又商商相护的原则,明白其中有蹊跷,不先称,李明说了来意,和打赌的事情,老板明白过来。这时自动电子称是大米有毒也不电子了,指针直晃悠。一会儿八两,一会儿一斤。李明紧张了起来,想到已经不是一斤烟的事情,而是自己根本没有的一千块;也怀疑老板动手脚。上前对他说:“你退后点。”众目睽睽之下,老板也只好退后。老板一走,电子称马上恢复正常,显示:“六两一。”众人“噢”的一声。

李明咆哮了,像一头发狂的狮子,对着摊主怒道:“你好奸诈啊!一斤你就贪三两九,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拿钱来,一千块。”

摊主还狡辩:“我哪里有?”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十分心虚的直往后退,想开溜。

李明转过身要拿烟告他去,一转头,电子称上的烟没了,李明傻眼了,刚才粗心,证据被人偷走了,心想一千块是得不到了,但还是想找找。

老板一见李明目光落在他身上,马上表态:“我不知道!”李明问:“我可以找找吗?”老板装好人:“可以。”

结果自然是没有,李明翻来覆去前前后后的找了大半天,没有。想到老板和摊主串通一气了,心里又恨又气,苦于没有证据,不能说什么。

摊主早开溜了,跑回了家。

傍晚时分,李明气急败坏的抄起扁担,直走到摊主的家,见门没关,直接进去,看到摊主在厨房和几个人聊天,举起扁担就朝摊主劈去。

共 128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编辑小说奸商,写他为父亲买烟,可那奸商短斤缺两害了他,他不服要求用电子称重称,呵呵,那奸商早也毁灭证据。其实编辑可以更深入地写出奸商,不过,故事结尾耐人寻味: 摊主早开溜了,跑回了家。 傍晚时分,李明气急败坏的抄起扁担,直走到摊主的家,见门没关,直接进去,看到摊主在厨房和几个人聊天,举起扁担就朝摊主劈去。【:王万兵】

1楼文友: 18:04:18 编辑小说奸商,写他为父亲买烟,可那奸商短斤缺两害了他,他不服要求用电子称重称,呵呵,那奸商早也毁灭证据。其实编辑可以更深入地写出奸商,不过,故事结尾耐人寻味:

摊主早开溜了,跑回了家。

傍晚时分,李明气急败坏的抄起扁担,直走到摊主的家,见门没关,直接进去,看到摊主在厨房和几个人聊天,举起扁担就朝摊主劈去。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络版,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2楼文友: 18:04:40 问候编辑,新年快乐。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络版,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一岁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发生输液错误的原因
南通哪家男科医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