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李他在夜晚的公路上开着摩托车美食

时间:2021-01-08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摘要:李他在夜晚的公路上开着摩托车,遭受了一系列的轿车侮辱,差点酿成一场车祸的时候,开始变得凶狠起来,颠覆了社会持续,可是他又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夜色撩人。街灯放出温柔的光,抚摩着周围的景物,看起来一切都朦朦胧胧。李他把车拐上街道,就长长的打了一个酒隔,他把脑袋左右摇摆,似乎想摆脱从自己嘴里喷出来的秽气,两轮摩托车也跟着左右小幅度的摇晃起来,他停止了动作,摩托车平稳的在马路上突突的均匀呼吸。风就过来了,鼓惑得两边耳朵忽忽作响,其它的什么都听不见,李他减低了油门,耳朵开始安静下来;一辆车呼的从身后窜上了前,带来一股瘦硬的风,抵得他把摩托车往边沿靠了靠。他记得出门的时候长辈反复叮嘱的,正月里,喝醉酒的太多,车也开得飞快,你也喝得不少酒,骑车慢点,靠边走。车过,风乖了,迎面送来清新的空气,惬意的贴着酒后发烫的脸面往后跑,带走了一批又一批讨厌的酒气,舒服极了,李他觉得。喝的酒量正好,不少也没过,这样的气温下回家,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夜色撩人。

目的地在另一个相距15公里左右的镇子上。街灯被甩在了身后,繁星像一样镶嵌在自己的头顶。李他把摩托车大灯打开,车灯高傲得丑陋,斜斜的直射苍穹,只吝啬的把薄薄一层光晕施舍在路面上,李他气愤的把大灯关闭,打开了近光灯。车速只有十五码,李他只得又把大灯打开,略旋下油门,车子愉快的哼哼,指针轻松的跳到二十码的位置。身后一辆又一辆车越过身畔,红屁股一闪一闪的消失在眼际。李他借了星光,依然隐隐约约看得见公路两侧的麦田,沟渠,以及近在身边的行道树。夜的感觉真好,他小声的哼着曲,慢悠悠的让摩托车在夜色中的公路上散步。

车子爬上一处高坡,李他惊喜的发现,公路是一条绳子,绳子上贯穿着长长的一串能移动的珍珠颗子,迎面向自己滚来,他回身看见身后也有一长串珍珠,也在缓缓的向自己的位置移动,他把车子熄火,静谧的观看眼下这难得的奇观。正月的车真多啊!李他在心里由衷的感叹。大概也只有正月乡野才这么热闹。远远的一辆车,灯光异常晶莹,从坡脚开始往上爬,把整个公路照透得如同白天,原来看似平坦的公路也这么坑坑洼洼,像一个被人咬弃了的口香糖,李他看着车,默默的想。不好,灯光像万箭朝眼齐射而来,李他赶紧闭眼,然而,眼睛里像有一颗太阳,一直刺射在眼球上。车过,马达声消失了许久,李他睁开眼,依然什么也看不见,头也开始旋昏起来。

李他又上路了,可是总感觉到眼前有团混沌,让自己看不分明,定眼一看,还是看不清楚。好心情就此开始败坏。眼前的混沌似乎是专门在跟自己作对,一跳一跳的在眼前徘徊,当自己想注意什么地方的时候,那团混沌就跳到了此处遮蔽起来,故意不让李他看清楚。李他现在只想快速的回家,散步的心情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身畔车来车往,热闹非常。偶尔,李他能借助后面的车灯扫射来的光亮,加地面支撑与保障大油门,让摩托车呻吟着向前飞飙一阵。更多的时候,李他被迎面而来刺眼的车灯折磨着,睁不开眼睛,整个人全被车灯笼罩着,不知道自己身在公路的什么位置,这个时候,李他总是气愤捏上离合刹车,等着车过。

李他更小心的让摩托车行走在公路的最边沿,极力的避免被迎面而来的车灯再次把自己笼罩。现在李他发现,一个个都是坏种,极力的要把自己笼罩着,哪怕自己已经到了公路的最边沿,可是那些光柱依然还是在自己的身上、脸上磨蹭。李他把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迎面而来的车,有的很快就把大灯转换成近光灯,低眉从自己身边温柔的过去了,好象他身上有瘟疫一样,过去之后,又一溜烟很快消失得没有踪影。

李他决定,把自己的车灯关闭掉,就向来来往往的车借光,有时也找星星赞助点光亮回家。越上一个又一个土邱,原后慢慢滑下去,只留下了车轮跟地面亲密接触后的声响,在这样的夜晚感觉是那么的好,摩托车无息的行走着。

前面一片光亮,看上去到了一个集镇,摩托车下坡后,再上个坡就是了。李他心里的气息平静了下来。迎面看上去又是一辆豪华轿车,霸道的把整个路面照亮得彻底澄明,李他从坡腰看上这辆车的感觉哪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后来李他的感觉完全就变了。当李他下到坡底的时候,车灯依然让李他看不清楚路面,只能让车子凭借惯性往下滑,错过车后,李他又是前面什么也看不见,当李他似乎看见前面有什么,也听见前面有声音的时候,已经迟了。明显的感觉到摩托车右把撞上了东西,紧接着就是一个年轻女声,“啊!的一声惊呼,李他停下车,看见车后有群人,已经停止了说话,似乎也没有要找他麻烦的意思。他恨恨的骂了声“王八蛋”。发动车子又走了。

李他这个时候明显的醉了,车也醉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小心,竟然还是撞了人。火腾的起来了。他跨着醉车,当仁不让的骑行在马路的最中央,把高傲的大灯也打开,这个时候李他发现似乎车灯也在给自己争气,感觉比先前亮了不少,这个时候李他很满意车灯的表现。远远的来了车,远远的车喇叭就响了起来,向一条受了欺负呜呜悲鸣夹着尾巴逃窜的狗在叫一样。李他依然我行我素,反是把车开到了左边车道,迎着亮光上去了。李他能感觉到对面的车明显的减速,似乎还能听到刹车的声音,临近,那车还把大灯换成了小灯,李他凭借着感觉,摩托车迎面从小汽车的左边开了过去。

后来李他的车就越开越醉了,借助着后边来车的灯光,在公路上S行的奔窜,一时把车速提高到60码,一时又降低到40码,沿着公路的车道分界线压着后面的车顺畅的跑。如果故事在这结束了,一切似乎就太平淡了。最终李他还是出事了。

那个时候,李他的摩托车已经上了通往自己乡镇的窄窄公路,路面破损,还七弯八拐。在李他摩托车后面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一辆宝马,车灯下的景象看起来是一种享受,哪怕路面是哪怕的破损、凸凹,车灯给黑夜中的器物批上了另外一种色彩,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李他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一直在马路的正中间霸道的行驶的。

不知道宝马车的司机是否已经看出来了李他是在故意耍酒风,还是其他原因,跟上来之后就一直贴着李他的摩托车屁股跑,偶尔还冲着他的摩托车愤怒的喘气,李他假装没有看见,继续的享受着宝马车给自己带来的别样夜色,大摇大摆的跨着摩托车在公路中间哼哧。头也不回。

前面是一个坡,很大的一个坡,在这节公路上算起来是最大的一个坡。李他的破摩托在坡上疼苦的哭喊着,速度似乎还是提不上去,李他都感觉到后面的宝马车在推着自己往前上。偏不巧的是,迎面上来了一辆小车,来下坡,才到坡顶就好象被蛰了一下,刹车把地面上的马路折磨得尖叫,小车很自觉的把远光调成了近光,正老实的把车往公路右边靠,可灯光还是直的射在李他的眼睛上。他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后面的白色宝马车,轻盈的撇开李他痛苦的摩托车,从车的缝隙里往前钻,事情就是这么巧,迎面又跟上来了辆车,几辆车像很亲热一样,都把远光灯调成近光灯,挨在一起互相亲昵的舔着,李他找到机会,再次发动摩托车,冲到了前面,紧跟的宝马似乎也没有那么多情,很快就撤离了亲热现场,在李他还没有调整到公路最中间的时候,就凑了上来,李他把破摩托往左边猛拐,宝马才稍微撤了下去,但是李他感觉到自己并没有占上便宜,还有吃亏的感觉。现在宝马随时都可以冲上来,把自己逼退到公路的边沿上去,超越自己,李他感觉到自己有压力了。

公路上,一片雪亮,车轮滚滚,李他明显的能感觉到。他把车速提快,后面跟着的宝马似乎没费吹灰之力就跟上来了,不准确的说,是宝马贴在自己的摩托车后面一样。李他觉得现在宝马可以直接上到自己的前面去了,可是却没有上去。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这个时候,李他很清醒,从大家的描叙中就看得出来。可是李他后来似乎就不清醒了,他想把自己的醉车演绎到底。前面大家已经说过,宝马完全可以轻松超越他的破摩托,也有位置超越,可是就是没有超越,李他似乎感觉到这种感觉很好,为了把握住自己还是希翼达到这几点目标。”梅新育向说明说的控制权,大力的轰着摩托车油门,在前面飙飞。

很快就要到家了,问题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已经进入了集镇的边缘地带,家家门前都透着灯光,在李他正准备放松精神,把车驶上公路边沿的时候,也许是公路上太光亮,吸引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娃,颤歪歪的往公路上冲,李他凭借着后面雪亮的车灯,从小娃出门的那一刻他就看得很清楚,到小娃跑上公路,李他都看得明白,后来回忆的时候,李他似乎都记得小孩子每迈出一步时,眼睛是否眨了还是没有眨,他就着了魔一样,直直的朝小娃身上开了过去,接着自己倒地,紧跟着听到了女人撕心撤肺的啼哭,以及大群男人愤怒的咒骂声,跟着的打砸声。

李他在倒地的那一瞬间,还是看到了一群外地牌照的车辆,连同宝马,一顺溜排在宝马的后面,依次是宝马、奥迪、天籁、标致、富康、奇瑞最后是几辆灯光昏黄的摩托车。红灯屁股一闪一闪的离开了。

那一夜,街上比过年还要人声鼎沸,那一夜,各家各户门前的灯跟过年一样,彻底的透亮了一个晚上,明亮如昼。

2009.2.22

共 5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也许一切都是心不由己,一开始人的意识都是清醒的,可逐渐弥漫开来的障气,让一切都开始迷惑,是人醉了还是摩托车醉了,最终一切都醉的不醒人世,只有当孩子倒在血泊里的瞬间,一切才回归清醒,可一切都迟了。语言顺畅,人心刻画深刻。问好编辑!谢谢你的来稿!欢迎继续投稿!【:雨夜泣无声】

1楼文友: 19:55:44 酒后开车害人害己啊。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南昌治疗早泄多少钱
抗菌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
长沙治疗包皮过长费用多少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