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梓园的院子里大红的灯笼高高挂着

时间:2020-06-12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梓园的院子里大红的灯笼高高挂着,大堂中央红红的喜字贴着,喜字下一对红烛摇曳着。这无论从哪里看,都是一对新人举行结婚典礼的现场。但是现在,只有焦急等待的,身穿嫁衣,头戴凤冠的新娘——水灵儿和院中神情紧张的人们,他们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看向院子的大门,希翼或者说是祈祷新郎能平安归来。

黑色的一空下,亮着昏黄的街灯,一辆黄包车急速地奔跑着。车上坐着一个身着西服,满身是伤,面色苍白,脸上汗珠细密的男子,他就是新郎霍启东,也是梓园里人们焦急等待着的人。被黄包车一路颠着的他,现在是斜躺在座位上了。奔跑的黄包车在穿过了无数的街巷后在梓园门前戛然停下,只见他挣扎着下车,拼尽全力推开那扇大门。

屋内的人们听到开门声都跑了过去,发现了昏倒在地的启东。灵儿扑到他的身上用尽全力喊道:“启东!”原本睡着的启东在听到爱人的呼唤后,艰难地睁开眼睛:“我回来了演绎时髦的撞色搭配;右边的美女白色系搭配清纯减龄。”

“别说这么多了,快拜堂吧。”有人提醒灵儿“是呀,快点吧。不然就没时间了。”

人们想要帮忙扶启东,但被灵儿拒绝了:“让我来吧。”灵儿搀扶着启东走这短短的几步路。到了堂前,两个老师含着泪:“夫妻对拜。”灵儿和启东两人相对而拜后,启东终因体力不支而倒在了灵儿的怀里,此时的灵儿只有哭声,脸上挂着泪珠儿。启东气若游丝:“丫头,今天是你最重要的日子,不能哭,要笑。”伸手想要摸她的脸,但是手悬到半空中就耷拉了下去,眼睛永远的闭上了。灵儿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嚎啕大哭,只是将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脸上……

时间回到了三十五年前,在这座城市的闹市街口,时年十岁的霍启东跪在地上,他的身上挂着一块木板,木板上书有:“霍启东,固城人氏,因家乡闹饥荒,与母亲逃难至贵宝地。然,母亲日前突然恶疾,无钱医治。故愿将自己出卖以换取钱财救母。”他的举动引来了围观的人,人们议论纷纷,启东见此,求人们买了他,然,围观者众,真正出钱者寥寥无几。刘家老爷——刘裕德也在其中,在这个吃人的社会里,竟还有卖身救母的孝子?问明情况后,有感于少年的孝义,将他带离。

“启东啊,这里就是你和你母亲的家了,喜欢吗?”刘裕德把他带到自己家的大房子里。

启东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雕花的椅子,印着青花的古董花瓶,铺着青石板的地面,来来往往的穿着没有补丁衣服的佣人们与他这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极为的不相称。在这座大宅子的后面有个小花园,这里大概就是太太、 们游玩嬉戏的地方吧。

刘裕德请来自家的私人医生给躺在佣人房间里的霍大娘看病,医生诊断后告知她的病还是能治好的,这对启东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待送走医生后,启东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刘裕德的面前。刘裕德见状连忙扶他起来:“孩子,你这是干什么?”

“刘老爷,启东就算做牛做马都报答不完您的大恩大德。”

“孩子,进了大家刘家门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刘裕德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十岁的女儿,他是将启东当成是自己的儿子来看待。

“谢谢刘老爷。”

“不用谢,你跟着彭叔去换衣服吧。”

启东跟着彭叔去房间换衣服,等他再出来的时候,不再是一个脏兮兮的小猴子了,而是一个俊朗的少年。

“换了身衣服,人也精神了,不错。”

初来乍到的启东对这一切都还很陌生,他的神情很是腼腆。就在刘裕德和启东聊天之际,刘家唯一的女儿,这家的大 ——刘佩珊从外婆家回来了。

“爹爹!”佩珊挣脱开母亲的手奔到父亲怀里,对这位陌生的少年眼里充满了警惕和敌意“他是谁?”

“来,佩珊,英杰,大家认识一下,他叫霍启东,以后就在咱家住下了。他比你大,你就喊他大哥吧。”

佩珊看了看启东转头向父亲:“我才不要叫他呢。”

任性的佩珊不肯叫启东大哥,然而刘家的养子,八岁的时候被刘府接进家门时年十二岁的赵英杰,对这个突然出现在刘家的霍启东很是热情:“你好,我叫赵英杰,以后就叫我英杰吧。”

启东边伸手边说:“你好,我叫霍启东。”

“那我以后可就叫你启东大哥了。”英杰对于启东伸过来的手并没有握住。启东见英杰并没有要跟他握手的意思,将手放下后,转而对刘裕德说:“老爷,我想去看看我娘。”

“好,去吧。”

获得刘裕德同意的启东回到佣人房看躺在床上的母亲。霍大娘还没有完全苏醒,迷糊中只是叫着启东的名字,启东将母亲的手紧紧地握着,嘴里念叨着:“娘,我在这儿,东儿在这呢,娘。”

另一头,刘裕德的书房内,他正在看各家店铺呈上来的账本,他的妻子刘夫人拿了杯参茶进来:“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你是说我把霍启东带进家里?”裕德接过妻子的杯子说道“你我膝下无子,虽然现在有英杰,但是这孩子做事毛糙难担重任,而启东这孩子不同,秉性温良敦厚,做事不疾不徐,是个可造之才。”

“那你是想把他收为义子了?”

“知我者,夫人也。我确实有这个打算,不过这个事情不能急,要一步步来。”既然妻子道破了他的想法,那他也就不隐瞒,如实相告。

“你生意上的事情呢,我不懂,也不想管。但是,如果有人要是伤害我女儿的话,那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夫人呐,没人会伤害大家的宝贝女儿。”

“但愿事情如你所想的那样发展下去。”

刘裕德自信满满:“会的,大家的家会慢慢好起来的。”

就这样启东在刘家住下了,开始了他全新的生活正当刘逢合安坐家中收钱之时。他白天去店铺当学徒,晚上回来在刘裕德的引导下读书习字。他很珍惜现在的一切,对于刘裕德交代他的事情都是尽心尽力地去完成。一眨眼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当年眉清目秀的少年已长成了俊朗小生。这十年来,刘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也由小学徒一步步跃升为经理,刘裕德对他是完全的信任,企业内所有的事务全都交由他去处理。这一切的一切都惹来一个赵英杰的记恨。英杰喜欢刘家大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刘家大 的心里只有一个霍启东,那也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水灵儿初遇霍启东是在她十岁的时候,那时母亲过世,狠心的父亲在此之前早就另结新欢,他根本忘了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有一个女儿。舅舅和舅母为了一己之私欲,竟将她卖给了妓馆。此刻她正从妓馆里跑出来,后面的打手正追着她。

灵儿努力往前跑着,不想撞入一个人的怀里,她抬头,阳光直射她的眼睛里,令她一时看不清眼前的大个子是谁。眼见后面的打手就要追上来了,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先躲在他后面再说吧。身穿长袍,头戴礼帽的启东低头看着小女孩抬头的那双眼睛,害怕中带着希望,希望中又带着惊恐,令启东一下子想到了想到了十五年前的自己,忍不住出手相助:“住手!你们是什么人?”

“大家是什么人用不着你问,你身后的那个小丫头,大家今天算是要定了。”带头的那个打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是吗?”启东冷笑一声,他的这笑声让那几个人听了不寒而栗“是吗?那要问问它听不听你的。”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拳头早已落在了那人身上。

“妈的,你敢打老子?”说着那人的拳头也过来了。他们的扭打瞬间引来围观的人群,人群中有人认出这是刘氏纺织企业的总经理霍启东。一个堂堂的大老板,居然当街和地痞流氓打起架来,这是何等的。有拍下了他们打架的样子,随着警察的赶来,那几个打手仓皇逃走。

“霍总,你没事吧。”其中一个警察见是刘家的女婿,刘氏纺织的总经理,连忙弯着腰关切地询问着。

“我没事。你忙去吧。”他对这个警察不予理睬,蹲下身问灵儿“小妹妹,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你?”灵儿见大哥哥嘴角的血渍和额头上的乌青,眼泪就啪啪地掉了下来:“大哥哥,你受伤了。”启东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说:“这点伤,没事。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要追你了吗?”

“我叫水灵儿,我娘去世了。舅舅和舅母把我卖给了花月楼。我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水灵儿原原本本的把来龙去脉都跟启东说了一遍。

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知道,花月楼那是个风月场所,那里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家里有女儿的人家,就算再怎么穷困潦倒,都不会把女儿送到这样的地方去。所以当启东听到灵儿说是她的舅舅和舅母将她卖入花月楼,他极为的震惊。他从来都未曾想到过,世上竟还会有如此狠心之人,可以把自己的亲人如同商品一样卖给他人,这件事他管定了:“灵儿,带我去那里,大哥哥帮你讨个说法。”他牵着她的手,由她带着他去到花月楼。

到了花月楼门口,启东能感觉到灵儿的害怕,她在往自己身后躲,他弯下身对她说:“灵儿不怕,有大哥哥在。”他给她鼓励的眼神,那眼神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灵儿一下子觉得不那么害怕了。

那几个打手见又是先前在街上遇到的人,刚才的痛还没有消,这会儿他找上门来了:“又是你小子!水灵儿,你还不给我滚过来!”

启东眼神凌厉地扫视着那几个人,对于他们的话置若罔闻。那几个打手且看且退到大堂。徐娘半老的老鸨听到有人来踢馆,摇着扇子从楼上下来:“是哪位找我呀?”

“你就是这里的妈妈?”

“没错。”鸨母将半个身子凑了过去,她身上的劣质香粉闻着令人作呕,看见了站在客人身边的灵儿,眼神立马一转“死丫头,你还敢跑,来呀,给我……”

“慢着,我今天是来带走她的。”

“你是来替她赎身的?”鸨母惊讶地盯着启东看,此人不是神经病就是疯了,有谁会替一个素不相识的小丫头赎身。但是眼前这人的眼神告诉她,这就是他给她的答案——他要为这丫头赎身。他的眼神终令她败下阵来,对站在一旁候着的龟公说:“去,把我的算盘和樟木盒拿来。”龟公得令后迅速入房中拿出鸨母吩咐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只见鸨母拿过算盘噼里啪啦地一阵打后说:“你得给我这个数。”她边说边伸出五个手指。

“好,没问题。”启东边说边拿出银票“这是大家刘氏纺织的银票,在任何一家钱庄里都能兑现。”鸨母见到银票就像一条饿得快要晕过去的狗突然间发现在离它不远的地方有一根散发着肉香的肉骨头一样两眼发直。作为商人的启东又怎会不明白鸨母心中所想呢,只见他将手一缩:“慢,灵儿的卖身契呢?”

“对,对,卖身契。”鸨母笑逐颜开地把保存着妓馆内所有女孩卖身契的樟木盒打开,从里面拿出灵儿的卖身契,一只手攥着灵儿的卖身契,另一只手心向上伸到启东面前。启东一边把银票放在她手里,一边拿过灵儿的卖身契。“哈哈,大家钱货两清。”鸨母讪笑着,又对灵儿说“丫头,算你好命。碰上这么一个有钱的主儿,好好伺候你的新主人吧。”启东带着灵儿离开花月楼,他们的身后是鸨母拿到钱的狂笑声。

在凉亭内,启东当着灵儿的面把那张写有她名字的卖身契撕碎:“灵儿,从今以后你就是自由身了。”

“我是自由身了?”灵儿到现在都还不太相信自己真的获得自由了,她瞪着大眼睛问启东,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灵儿激动地跳了起来:“我是自由身啦!我获得自由啦!从此以后我自由啦!”她的笑声,她高兴的样子使得启东也不由自主地开心起来,他的脸上现出了难得的笑容。也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在闹意见了,灵儿有点不好意思,启东笑了笑,明白是她肚子饿了。于是就带着灵儿去了附近的饭馆。

饭馆的餐桌上,灵儿拼命吃着,她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从来吃得这么饱过。

启东微笑地对正在吃的灵儿说:“慢点吃,要是不够的话,大家再叫。”灵儿摸着肚子,打着饱嗝说道:“饱了。”启东看她打饱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都不知道这一天当中,自己展露了多少次的笑颜,这是在那个刘府从未有过的事情,为什么面对她这个小丫头时,就会有这么多的笑容呢?这是缘分天注定,还是偶然?“吃饱了,那咱们走吧。”启东付过钱后带着她往梓园走去。在路上,他又给她买了一串糖葫芦,她一边吃着,一边蹦蹦跳跳地走着,在梓园,他吹口琴给她听,她坐在石凳上听。一曲终了,她拍着手叫着:“真好听,真好听。大哥哥,可以再吹一曲吗?”

启东放下口琴说:“大哥哥得走了。”

“大哥哥,可以不要走吗?”

“还有很多的小朋友等着大哥哥去救他们呢。”启东摸摸灵儿的头,他也舍不得离开这里,但是很多事并不是她这个小女孩所能明白的。

“大哥哥,大家还能再见面吗?”

“只要你听我的话,总有一天大家还会再见面的。”启东蹲下与她平视“灵儿,记住在这里会有一个叫林老师的人来接你。在这里你会有很多和你一样大的好朋友,他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在这里你会很安全,没人伤害你。”

“大哥哥,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灵儿的心里真的很不愿意和大哥哥分开,可是大哥哥说过,要听他的话,这样还有机会见面。虽然很难过,但是她要笑着,虽然很想念,但是她要忍住思念的痛,只有这样才能再见到大哥哥。

启东心里一暖,原来被人想念的感觉会这么好,这么多年了,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已经没有可以被想念和可以想念的人了,现在突然被这样一个小丫头所想念着,心中的那块冰被渐渐地融化了:“这个送给你。”他从脖子上摘下穿有指环的项链,那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是他曾经梦想着有天可以送给心爱女孩的,但是现在爱情对他来说就是个豪侈品了“想大哥哥的时候,就看看它。看到它就好像看到我一样。”就这样灵儿在梓园住下了,这一住就是十年。

共 26246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跌宕起伏的故事,冲突迭起的情节,栩栩如生的形象,大义凛然的正气,小说用两万余字的篇幅,带领读者走过了慢慢的岁月,沉甸甸地感觉充溢胸间。非亲非故的儿子父子情深,血肉相连的骨肉成为仇人,小说熟练地设置悬念,把握情节,凸显着张扬人间正义和深情的主题。。【:耕天耘地】

1楼文友: 17:4 :4 跌宕起伏的故事,冲突迭起的情节,栩栩如生的形象,大义凛然的正气,小说用两万余字的篇幅,带领读者走过了慢慢的岁月,沉甸甸地感觉充溢胸间。非亲非故的儿子父子情深,血肉相连的骨肉成为仇人,小说熟练地设置悬念,把握情节,凸显着张扬人间正义和深情的主题。

通化白斑疯医院
孝感白癜病医院
雅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