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宁小闲御神录第2092章天道赏赐

时间:2020-06-23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宁小闲御神录 第2092章 天道赏赐

昔日年幼好玩,她才沾惹了这一身情事,后面却是作茧自缚了。花想容如今也不知怎生是好。

看她这副模样,宁小闲恨铁不成钢:“你对他又不说实话,他若是再找了其他女子为道侣,你却要如何自处?”

白龙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无论他找了谁,我杀了她便是。”

宁小闲秀颌轻点:“就像方才那个依在唐长老身边的小姑娘么?”

白龙不吭声了。女主人和西夜宗主斗智的时候,居然还能分神来管顾她的小动作。

宁小闲的脸色却已沉了下来:“他影响你太多。你也知道接下来怕有大战将近,我要的是心无旁鹜的白龙。你若不立即将这事情处理好,就不要怪我出手处理了他。”白擎当年为了令权十方一心证道,想直接将她打杀了。现在,她也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多少能够体会白大仙人当年的苦衷。

花想容大惊,抬首求道:“娘娘!”

宁小闲冷冷道:“三百年了,你也该有个决断了。现在,还不随我回去?”轻轻跃到龙头上,向着牧云府众人朗声道,“各位道友,我先行一步。莫要忘了参加今晚天香墅中的夜宴。”

牧云府众人连忙回礼。

她拍了拍龙角,白龙伤势恢复了大半,这时拔地而起,腾云驾雾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天边的云后。

唐方却目送她的背影,直到再见不着。不知怎地,他总觉得那个背影看起来很悲伤,令他心绪也跟着低落。

奇怪了,别人何时能这样影响过他?

自从……自从那些事情以后,他对女人向来都厌恶得紧。

#####

宁小闲返回藤花别院,前脚才刚刚踏进院门,腰上一紧,身体一轻,已经被抓进一个火热的怀抱里,有人对着她的耳朵吹气:“用了这么久时间?”落马坡的异动,自然瞒不过他。不过宁小闲既已出面了,他也就继续稳坐钓鱼台。

她痒得直躲,可哪里逃得过身后这人:“先吃饭后打架,总要一点时间罢?”落马坡的动静,必定也瞒不过他。她没有危险,他也就懒得出手了。

他抱怨道:“太阳都西斜了。”

阳光一过正午就会西斜,很奇怪么?她心里还有气,正想推开他,长天已经将她抱到园中的小亭里,宽阔的胸膛在她的视野里占了满屏。他还毫不客气地将全身重量都堆在她身上。她肺里的空气都快被挤光了,小嘴一张正想吸气,却被严丝合缝地堵上了周惟菁。

他吃了好半天,才低头咬着她雪白的颈:“我也饿了。”手上不停,十指灵活地去摘她的腰带。

难怪别院里一个人影也没有,原来他早有预谋。宁小闲伸手将好好儿一张俊面推得快要变形:“大白天地,你就没别的事情做?”

“你见到权十方了?”

这话题转得太快,宁小闲一怔,下意识答道:“是,我已经把名单交给了权师兄……”话未说完,忽然轻叫一声。

好疼,他居然咬她!

长天模模糊糊地哼了一声,最不耐她樱口中吐出这三个字来,偏还说得这般软糯婉转,该罚!他用腰带将她皓腕绑了,随手令她翻趴在阑杆上,轻轻啃咬着她的雪背道:“莫提这人,扫兴。”

讲道理,分明是他先开的头!但她来不及辩解了,这人的手实在作恶多端,令她小口中只顾得上发出娇软的低吟,两手抓着朱红阑干,指尖却深深陷入了木头里。

雨已经停了,碧空如洗,小院中姹紫嫣红,是连门扉也几乎掩不住的满园春|色。

他今天的索求格外粗暴,不仅是因为憋足了三百年,也因为她见到了那个男人。每到这种时候,他总想在她身上留下更多印记,宣示更多主权。

到得情浓之时,两人身体当中的乙木之力再度交汇于她的丹田之中。若说从前都是涓涓细流,渡劫之后已变作滔滔江河,气势澎湃,幻出来那株青木的虚影,枝干都是漂亮的纯金色,就与天劫后一模一样。

待得星力各归体|内,两人均觉大有裨益,这一回获得的星力,至少也是从前的三倍还多。这一方面是由于她带回了地球位面的全部星力,酝酿之后也会分给长天,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她升仙之后体质大幅度提升,终于可以变作乙木之力尽情奔流的沃土了。

等到这一番云雨过后,天边都挂染了赤霞,长天却觉得没有她肌肤晕透出来的淡淡粉色来得漂亮。他虽意犹未尽,不过晚上还有盛大的夜宴要出席,他可不愿她满面春晕去见人,因此暂且放她一马,只轻吻她的面庞道:“渡过九重劫,天道赠了哪些好处?”三天已过,她体质尽复,这才能对本次天劫的战利品作个正确概算。

他的口气,就像去买东西店家还给了赠品一般。宁小闲嗤地一笑:“天劫刚过降下来的金浆,可抵三千年道行。这三天也消化不掉,留着慢慢用罢。”

长天展颜,赞了一声:“善。”天道难得大方一把,降下了比帝流浆更加珍贵的金浆。那才真叫琼浆玉露,每一滴都能抵得上帝流浆十倍效力。宁小闲借着这股力量脱胎换骨,余下的却不是马上就能吸取掉的,只存在丹田里慢慢炼化。三千年道行,这世上多数修仙者还没有三千岁哩,就算世间的灵丹可以增加修为,一次也不过是一甲子或者上百年,并且终生只能吞服一次,多吃无效。因此天道这一回的赏赐,的确算是很慷慨的,拿出手的就是硬通货。当然金浆太过丰厚,除了真仙以上的大能之外,谁妄图一口吞下都会立即被撑爆。

如此,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她的修为都会暴涨。这也是天道对于渡过了九重劫的仙人给予的额外典赐,否则她用九转升莲华压缩修为,延迟了两百多年才来渡假,可比其他人成仙要晚得多,怎才能后来居上?

“身体强度,约莫提升了三倍左右。”

他捏着佳人小腰,懒洋洋道:“我知道。”娇躯尽在他掌握之中,谁能比他更清楚?

宁小闲白了他一眼。

这却是渡劫过程中带来的好处了。无上劫雷可以毁人于一瞬,同样可以打熬她的身体,使之真正做到了千锤百炼,从骨髓到肌肤,每一点杂质都将它细细滤去。最关键的是,会将丹毒也一并洗掉。

修仙者不思凡食,不进五谷,体质当然远较凡人澄清,可是人人都曾吞服丹药。几乎所有丹丸,包括隐流炼成的灵丹当中都含有丹毒,只不过越是高明的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所含丹毒越少,却不可完全避免。

这些丹毒积累在体|内,轻易排不出去,经年久月必成隐患。而天劫就有这样的妙用,在督使仙人脱胎换骨的同时,将他们体|内的丹毒也一扫而尽,达到了真正的“无垢”之躯。

宁小闲一直走体修路线,炼的又是巴蛇的功法,体质远比同阶修士来得强韧,在此基础上再翻三倍,乃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可以说就算是当年广成宫的仙人靳丝雨、齐灵宣也无法与她比拟,若是双方此时再战,宁小闲的胜率至少也高达七成以上,再不可能如当日那样狼狈逃窜了。

渡过九重天劫的仙人,与只渡过了三、四、重的,怎能相提并论?长天知道,今后她的修行必然一路坦途,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还有呢?”

“捱最后一雷动用了獠牙,所以也得了天道赐福,增了个‘拟态’的特性,令它的形体可以随我心意变更,但是强度不变。”

他一听即道:“很好。”他当然明白,一把合乎主人心意的法器意味着什么。

没有人的法器可以千变万幻,除非纯以自己的神力凝成。獠牙此前变幻出来的形态,都是它曾经吞噬掉的法器所有,如长剑或者巨斧,并且这家伙挑嘴得很,不是好东西根本不吃。它本身的形态细小,宁小闲一直烦恼去哪里弄些更趁手的武器来,毕竟她是体修出身,能驾驭的法器太多。

天道倒是很贴心地替她解决了这个麻烦,不过獠牙的变幻也是有限制的,其强度不能超过匕首本身。也就是说,用獠牙本身砍不开的东西,不要妄想变出巨斧就能剁掉了。

“还有,我好像凝出了领域,名字称为‘生杀予夺’,听起来是不是很霸气呀?”杀手锏放到最后,她笑得像偷腥了的小老鼠。

这丫头向来就沉不住气,如今成了仙人还是如此,长天只能摇头:“我看看。”

她依言扩开了领域。这感觉很是奇特,就好像神念往外扩散一般,不过有效范围就要小得多了,放至最大也只有区区百丈(三百米)。

长天静静感受了一会儿,不由得皱眉:“怎么回事?”

奇怪了,什么感觉也没有。

“那是因为没对你下手!”宁小闲将下颌搁在他胸口:“这领域其实是由两部分构成的,‘予夺’部分可以快速夺取领域之中指定生物的生命力。”她招了招手,外间果盘当中的苹果就飞到了她的手里,“看好了。”

话音刚落,苹果就急速萎缩下去,首先是表皮起皱,而后内凹,连颜都由红转黑,三息之后干瘪得像木乃伊,连颜色都像黑炭,谁也认不出这原先是个什么东西。

随后她嘬唇轻轻一吹,这点儿残渣顿时化作飞灰,消失在空气当中。

这即是将活物的生命力尽数抽走了。长天侧了侧头:“有限制?”

“有。”宁小闲耸了耸肩有时候即使说你的站没有问题,“最多可以抽取我自身生命力的两倍,拿来对付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用吧。”

“嗯。”长天指正道,“以你现在的本源强度,对真仙境以上不造成致命伤害。”她汲取的生命力是己身的两倍,但神境的本源无比强大,她吸走那一点儿,莫说巴蛇了,就是现在的虚泫都觉得像毛毛雨一般。

话虽如此,在战斗中却也是极实用的法门了,毕竟这世上又有多少真仙和神境?并且随着她自身本源的强大,这个领域的威力是可持续发展的。

她接下去道:“另一个部分是‘予生’,即是将抽取出来的生命力散播出去,恩泽领域覆盖范围内指定的生物。”说罢取了一枚蒲公英的种子在手,于是这小东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根发芽,一眨眼就从芥子大小变作了一棵嫩生生的幼苗。不过它的生长也到此为止了,“苹果里攫取来的生命力,用光了。”先前她用来阻止西夜群仙、愈补小白龙和牧云府的法门,就是这个,因此其他仙人才觉得身体疲乏。只不过当时领域内敌对方的仙人达到了十二个之多,其威力被均摊下来,并未显示出惊人的效力。

“有用,可愈补生物伤势。”这是长天对领域的评价,“这或许与你身具乙木之力有关。”

作为妖军首脑,他当然第一时间联想到这个领域在群战当中的作用。这小芽儿飞速成长,说白了就是加快了新陈代谢,伤口的愈合也是同理,修仙者的生命力远比常人强大,因此修复肌体的速度也快过普通人类,原理就这样简单。

说来说去,这领域的后半部分就是让她当个特勤护士么?宁小闲诶了一声:“我还以为天道赐给我的领域,会是什么大杀器呢。”

长天肃容道:“莫要小觑。领域的作用一般辅助为主,一己之得失,未必就那般重要了。你若可以攫取到足够的生命力,即可愈补领域当中同伴的伤势。那对一场大战来说,或许就是取胜的关键。”

咦,也是。战场上她若以领域汲取敌军生命力,再补愈回己方妖员身上,那么就是一减一增,此消彼长,效果何止叠倍?她这才高兴起来,突然转了转眼珠子:“长天,你的领域是什么?”

热淋清颗粒是中成药吗
大连白癜风好的医院
静脉炎怎么治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