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星空与尘埃第六十八章裁决下

时间:2020-06-23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星空与尘埃 第六十八章 裁决(下)

六道圣光如利剑般斩落,威仪浩荡如海,如同司掌审判的天使携天罚降临,冷漠地射向罗兰的身体。

这六道光柱的威力极其强大,任何一道都可以轻易地灭杀一头以防御力见长的高等魔兽。

就算是圣域强者,如果没有足够强悍的血脉力量和魔法物品支撑,在神罚之光下也难以自保,顷刻间便会受到重创。

罗兰眼睫毛微微眨动,脚边荡漾起金色的火焰,神圣火焰从他脚底升起,快速包裹全身,形成一副雕刻着流丽花纹的火焰铠甲。

而他手中的圣剑和光盾交叉在一起,一圈白色的光环扩散,气势骤然提升至巅峰,宛如身处绝境之中,背水一战的绝代勇者,义无反顾地朝德雷克斯冲去。

神圣剑式---【正义冲锋】

史诗英雄帕拉丁发明的神圣剑式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剑法之一,剑招大气磅礴,宏伟瑰丽,同时攻防一体,是圣堂武士和高阶圣骑士的必修剑法,也备受历代无数剑圣赞美推崇。

而在帕拉丁留下的诸多令人赞叹的剑招中,唯独【正义冲锋】是一个备受争议的技能。

发动这个剑术不仅需要持剑者消耗相当多的魔力,而且一旦发动就无法中止、变向或者改换其他剑招,否则持剑者本人便会受到重伤,并面临可怕的魔力反噬。

无论前方会出现面临的危险,持剑者都绝不能后退,必须一往无前,毫不动摇。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完全不给自己留退路,死板到了极点的剑术技能。

正是因为如此苛刻的使用条件,整个光明教会上下,修行这个剑招的武者寥寥无几。

罗兰恰好是其中之一。

面对的是大陆最强大的神术师,传说中的大审判长,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使出了这压箱底的一剑。

手执史诗长剑,以圣火为铠,化光明为盾,身披信念光环,罗兰毫不退缩地冲向德雷克斯,用看似最笨拙的方式发起了进攻。

圣洁火焰在苍茫雪国中曳出一条迎风飘扬的金色战旗,包裹在圣焰中的骑士宛如闪耀在人间的一枚火流星一般势不可挡。

给人的感觉是,就算眼前矗立着一座山峰,也会被他在下一瞬间撞穿。

神罚之光一道接一道落下时而大笑,轰击在罗兰身上,发动了【正义冲锋】圣骑士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

罗兰一剑未出,保持着冲锋的姿态,没有闪躲,强悍地撞上光柱,居然将炽热的神圣能量硬生生弹开,没有一道光柱能对他带来伤害。

出自德雷克斯之手,号称最强单体攻击神术的【神罚之光】,竟然第一次失效了,这一幕让老人的眼皮跳了一下,感到十分意外。

“原来如此。”

见神术不凑效,短暂的错愕后,德雷克斯眼中流露出浓郁的欣赏意味。

【正义冲锋】,要义就是持剑者内心始终保持无比坚定的信念和决死的勇气,在冲锋过程中心无杂念,唯有那些不惧生死的真正勇者,才能呈现出剑法最大的威力。

神术者的战斗和普通施法者不一样,施法者间的较量有许多可以用来量化的标准,比如双方的魔力等级、法术性质、技巧丰富程度…

而神术则不然。

狄安娜曾向君士坦丁所说,神术者的对决更加考验使用者对信仰和教义的理解和体悟,信仰越是虔诚,意志越是坚定,神术的威能也就越发强大。

罗兰的内心充斥着最坚定的战意,身心都处于最强盛的状态,处于神圣法则的保护之下,神罚之光当然无法伤害到圣骑士纯净澄澈的灵魂。

这说明,在纯粹信仰层面的修行上,罗兰已经走到了不下于德雷克斯的地步。

“果然后生可畏。”大审判长说道,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身形迅速闪现至数百米外。

战士对阵法师的第一要义是采取一切手段拉近距离,那么同样的,而高阶施法者也可以通过传送类法术调整自身的位置来输出。

德雷克斯的手指在半空中挥划,指尖沾着淡白色的圣力,数十个外形玄奥的神圣符文在空中次第浮现,仿佛组成了一篇华丽的诗歌,歌颂着光辉的不朽。

一阵轻灵缥缈的乐声在苍穹深处响起…

半空中,忽然浮现出一个虚幻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白袍,披着淡蓝色战甲的高大武士,他低垂着头,面孔没有五官。

“主座下的无名之仆,展示你圣洁的姿容,以主天使乌列尔之圣名,赐你权与力,自凡世苏醒,行走人间。”

低沉的吟唱声中,那个虚幻的武士身影抬起头来,他的五官和身体都变得清晰起来,有着一张分不清男女的俊美面容,双眼紧闭,面容冷漠如北国风霜。

“以智天使雅菲格之名,赐予你寄宿元素法则的枪与翼,冻结世间一切不洁与邪恶。”

俊美的武士睁开了眼睛,双眸如同两枚璀璨的冰晶,一对修长的蓝色羽翼在身后张开,一柄雕刻着华美符文的冰蓝色的巨大战枪在手中出现。

羽翼展开,无形的能量波纹蔓延,罗兰附近的空间一阵水波荡漾,正义冲锋的速度缓慢了一些。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沉着如罗兰,也不由震撼了一下,“天使召唤!”

【天使召唤】,以自身魔力和少量生命力为原料,强行打破位面法则,唤来光辉之主座下仆丛的强大神术,召唤出的天使将会服从召唤者的一切命令。

能施展这个神术的存在,在光明教会历史上,都可称之为圣徒。

即便是罗兰,也只在典籍上见过这个传说中的神术。

不愧是教廷的大审判长,对光明教义的体悟竟然达到了这种可怕的层次。

虽然只是拥有一对羽翼的天使,但从气息上来看,已经有相当于凡间的圣域强者的魔力。

长着湛蓝羽翼的天使举起手中沉重的战枪,猛地下落,冰蓝色的骑枪带起一片呼啸的北风,砸向冲锋状态下的罗兰。

而他身后的羽翼则不住拍打,释放出一道道冰蓝色的光辉,浓郁的冰雪气息弥漫,赫然是一位掌握冰霜法则的元素天使。

长枪重重地拍在了罗兰的剑和盾上,冰蓝色的光华爆开,顷刻间罗兰身上的圣焰甲胄冻结成冰。

天使的神圣力量,直接来自光辉之主,无疑要比凡人的圣力纯净得多,所以在这场圣力之间的交锋中,这名天使理所当然占据了上风。

成功封印住了罗兰的行动,但天使并非没有付出代价,罗兰的【正义冲锋】在纯粹的力量上远胜过刚降临位面的它,即便是神圣崇高的天使们,也无法违抗作用力和反作用力这一位面宇宙间的基本物理法则。

光盾弹开了战枪,径直拍在天使的胸口,将它直接撞飞了出去,无数蓝色羽毛从天使身上散落。

天使武士不得不背朝下方,贴着雪地滑行了数十米,才勉强重新站立,然后摇晃着腾空而起,看上去颇为狼狈。

看上去,它还不太适应这个位面的重力规则。

不过,罗兰的处境要更加凶险。

罗兰呼吸急促起来,天使羽翼上发出的蓝光正在他身上凝结成厚重的冰霜,那并不是普通的魔法寒冰,其中附带了天使羽翼的神圣之力,结合位面的冰元素法则,具有冻结灵魂的力量。

罗兰感到自己的思维开始迟钝起来,精神之海传来阵阵虚弱感,仿佛坠入了无尽的冰渊。

如果任由寒冰圣力在体内流窜,罗兰的身体和灵魂都会被彻底冰封,悄无声息地死去。

就在这时,圣剑【杜兰达尔】的剑柄上闪过一道白光,史诗级别的光明气息涌进罗兰体内,那股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力量驱散了他意识里的寒意,令他恢复了清醒。

罗兰低喝一声,金色光芒骤放,将覆盖着全身的寒冰震碎。

呼啸声在罗兰响起。

从天空中落下的天使神情冷漠,左手持枪,右手多出了一把冰霜形成的巨剑,两柄武器交叉同时劈下,力量和威势都要远胜于方才,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即便在百米外也能清晰可闻。

仅仅短短的一个回合,它就已经掌握了适应了这个位面的战斗环境,学习速度可谓惊人。

罗兰丝毫无惧,双手握剑,以燎天之势斩在两柄武器之间,在蓝翼天使的枪刃和巨剑间,罗兰手中的圣十字剑就像两根木棍中间夹着的牙签般不起眼。

但是,最后获胜的,确是小小的“牙签”。

按照炼金坛的标准,这两把由天使本身力量实质化而来的武具都具备不下于超凡物品的品质,在羽翼光辉的加持下,更是可以发挥出不下于传奇武器的威能。

但是罗兰现在手里拿着的,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史诗阶长剑。

触碰到圣剑的瞬间,天使手中的两把巨大武器便碎成了漫天的光点,宛如过眼烟云

失去武器的瞬间,天使羽翼一振,卷起大片的风雪,巧妙地闪开罗兰的攻击范围,重新飞回到高空中。

它端详着罗兰手中的长剑,寒冰般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极富人性化的警惕。

作为具有智慧的高阶生命,蓝翼天使本能地从【杜兰达尔】上感受到了危险,直觉告诉它,这把剑有让它陨落的能力。

“拦住他。”德雷克斯在精神中下达了命令。

听到德雷克斯的命令,蓝翼天使再度俯冲而下。

这一回,蓝翼天使汲取了前两回合的教训,没有近身攻击罗兰,而是不停地拍动着身后的羽翼,无数冰蓝色的能量波纹在罗兰身旁绽放。

雪地上,层层叠叠的蓝光如同湖面涟漪周而复始,向着罗兰涌来,伴随着阵阵深入骨髓的寒意。

圣骑士挥动十字剑,抵挡着足以冻结灵魂的能量波纹,史诗长剑完美地实行着自身的使命,将一道道蓝光劈开,可是很快便会有新的光芒从天空中洒落,虽然不能对罗兰造成威胁,可却大大限制了他的行动范围。

每当罗兰想要靠近德雷克斯,蓝翼天使便会扇动羽翼,制造出大范围的寒冰波动,将圣骑士牢牢截住。

罗兰皱起眉头,他已经看出,这名天使的目的在于牵制自己,但是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虽然在绝对力量上花花世界的热闹处也不会想起。恍然发现故乡成他乡,罗兰甚至还要压过这名降临天使,但无奈的是,拥有羽翼的光辉之仆巧妙地利用着制空权,灵活地游走,不停地干扰他的行动,同时让罗兰无从近身反击。

场面陷入了僵局,这并不是罗兰希望看到的局面。

罗兰只能期待,潜伏在雪地里的君士坦丁能够寻觅到机会,击杀德雷克斯,失去了召唤者后,这名天使自然也不能在停留在位面以内。

.....

就在罗兰和那名降临天使缠斗的时间段内,君士坦丁已经成功地把握住了罗兰创造出的短暂机会,趁着大审判长吟唱咒文使用【天使召唤】的瞬间,踏着白雪,如同一匹孤狼,悄然无声地来到至老者身后,晨曦已然出鞘。

水晶剑正准备递出,老人冰冷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涤罪之炎。”

金色的火柱猛然从少年脚下窜出,吞没了君士坦丁的身影。

君士坦丁有些狼狈地出现在一颗光秃秃的树下,身上的黑袍已然烧焦,即便是移形折射这样神鬼莫测的高阶身法技巧,也没能帮助他完全闪开涤罪之炎的范围,可见老者的施法速度恐怖到什么地步。

但反过来说,也正因为有折射身法,他才能勉强从老者的神术下生还。

“能把折射用到这种程度,不错,虽然比起梦魇,你还嫩了点。”

“前辈是怎么发现我的?”

德雷克斯说道,“你可能不知道,这大半个世纪以来,整个大陆有无数人尝试过近身杀死我,所以整个教会,没人比我更擅长应付暗害,就算是在梦里,我也能感知到杀意的逼近。”

“刚才为了靠近我,你用了五次折射,外加一个闪现术。”老人说道,声音很是淡漠。“这都没能杀死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吗?”

预防便秘的运动方法
六安白癜风好的医院
咸宁白斑疯医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