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贵女反穿日常第128章以子之矛

时间:2020-06-17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贵女反穿日常 第128章 以子之矛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热闹了一天的京城渐渐安静下来。

淡淡的暮色中,九个城门的城门小卒准备关闭城门,恰在这时,南侧城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不等小卒反应过来,几匹快马便已经杀到近前,打头的是个俊美非凡的美少年,他并没有减慢速度,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在城门小卒面前一晃,便纵马跨过了城门。

“哎哎,你、你们是什么人,天子脚下也敢如此――”张狂?

年轻些的兵卒十分气恼,他来城门当差的时间不长,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些平头百姓,在那些百姓面前,他耍惯了威风,竟也开始扬起鼻孔看人。

今儿个倒好,居然有人这般放肆,弄了个破玉佩晃了晃就想纵马闯过城门,真真是太放肆了!

小卒觉得自己身为武人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心里不快,阴沉着脸,作势要去拦阻。

与他一起当值的兵卒却是个干了多年的老兵油子,见同伴找死,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飞快的扯到一旁,让开道路任由嚣张的骑士们呼啸而过。

“三哥,您干嘛拦我呀。他们――”

年轻人非常不解,一手指着疾驰而去的人影,不服气的想要抱怨几句。

年长些的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上,恨声骂道:“他们什么?你小子自己也说了,这里是天子脚下,贵人遍地都是,随便什么角落里就有可能碰到凤子龙孙。可那几个人却敢纵马闯入京城,根本不怕什么规矩、律法,显是有靠山的权贵。这样的人,咱们趋承都不够资格,你小子居然还敢凑上去招惹人家?你不想活了?!”

年轻人被同伴一番话吓得变了脸色,双腿直打哆嗦,“三、三哥,那、那我该怎么办啊?呜呜。那几位爷会不会回来收拾我?”

年长些的见他知道怕了,缓和了语气,“放心吧,人家贵人们忙着呢。哪里有闲工夫收拾咱们这些草芥?”

这兵卒说的没错,策马急去的几人根本就没把两个小卒子放在眼里,尤其是领头的萧罡,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呢。

“父亲,事情办妥了。”

萧罡回到家里。片刻都没有耽搁,拎着马鞭就进了书房,兴冲冲的说道。

“哦,那个老匠人真的愿意为我所用?”

萧道宗谨慎惯了。

再者,齐家治家有道,重要事务皆有忠心的世仆打理。

萧道宗和齐家打过交道,也亲眼见识过齐家世仆的行事做派。虽然萧道宗对齐家这样的勋贵非常看不顺眼,但也要摸着良心赞一句:齐家果然调教有方。那些个仆人仿佛被齐家下了蛊,任凭金钱诱惑、美色勾引还是威胁逼迫,居然毫不动摇。

圣人、皇子们以及‘军方’渗透了这么久。却始终没有进展,便是那些世仆的功劳!

齐家的火器作坊更是齐家的根本,能在工坊担任‘大师傅’,必定是世仆中的佼佼者,忠心绝对经得住考验。

萧道宗相信自家儿子的本事,可更清楚齐家世仆的节操,所以,他才会忍不住的质疑。

“父亲,您就放心吧。徐老头儿确实曾经是齐家最信得过的世仆,但他的弟弟却被分到了东齐。”

萧罡勾了勾唇角。嘲讽的说:“世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忠诚,再赤城的奴仆也抵不过血缘亲情。东齐败落[财经]学问传媒领涨 6只个股逆市走牛,名下的奴婢四处流落。徐老头儿想请齐令先将弟弟一家赎买回来,然而却慢了一步。西齐的管家去官府的时候,那家人早就被好几户人家分别买了去,下落不知。”

齐令先不是不仁慈,无奈造化弄人。徐老头儿起初也没敢埋怨主子,但随着黔国公府的抄没,西齐彻底蛰伏下来。北郊工坊也暂时停止了一切业务。

工坊停工了,齐令先没有亏待匠人们,薪俸照发,只是没了丰厚的福利。

徐老头儿习惯了做‘大师傅’时的分光,工坊一停工,他就成了没用的闲人但从效果来看。三五日还好,时间久了,他的心中也渐渐生出了不满。

再加上弟弟的事儿,他愈发埋怨起主家来。

如今又有萧罡的刻意利诱、挑唆,徐老头儿会接受萧家的招揽也就不奇怪了。

最要紧的是,萧罡并没有直接要求徐老头儿背主,他只是请徐老头儿忙个小忙:将火器工坊的最新情况告诉萧家一声。

其它的,比如偷盗火器、窥探秘方之类明显背叛主人的勾当,却是不需要徐老头儿做的。至少目前不需要。

萧道宗听了儿子的话,缓缓点了一下头,“这般看来,姓徐的老匠人倒是‘情有可原’啊。很好,跟他保持好联系。今日我去户部打听了一下,最近半年内,接连几次给火器司批了大笔的银钱。齐谨之的消息应该没错,火器司耗巨资终于研制出了媲美瓷雷的火器。齐家研制新火器迫在眉睫。”

而他们萧家,只需盯紧了北郊工坊,便有机会得到新火器的秘方。

“父亲,那咱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火器的事有了突破,也愈发证明了齐谨之的‘忠诚’,萧罡胸中满是踌躇,“儿子看出来了,齐谨之对军方十分感兴趣。当然不排除他想探查军方底细的可能。但齐家败落,已经跌出了权贵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的齐家很符合军方的条件。”

“还不够。齐谨之还做着正五品的官儿,他家又与太子关系匪浅,还没有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

萧道宗眼中闪过复杂的光,幽幽的说:“‘军方’一脉,大多是底层讨生活的可怜人。齐家,富贵着呢。”

军方中的伙伴们,就算有出身勋贵的,但也是跌落底层、再无翻身可能的失败者。

齐令先和齐谨之父子,目前还不算真正的失败者。

还有一个原因,齐家的火器一日不交,圣人就一日不会放松对齐家的忌惮。而萧道宗表面上是圣人从地方提拔上来的‘心腹’,他不能公然和圣人作对。

军方可以吸纳齐家,收编齐家的人脉,但必须等到他们彻底被朝廷遗忘之后才能行动。

然而萧道宗不知道的是,因为顾伽罗的故意陷害,赵耿已经开始追查血咒的指使者,而很快,‘线索’便会引向萧罡。

到那时,圣人安插在兵部的‘心腹’便会与圣人的第一宠臣短兵相接。

只是不知圣人会更信哪一个……(未完待续。)

脚上灰指甲
得了鼻窦炎吃什么药没问题
宝宝拉肚子看什么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