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人性与社会的冲突

时间:2020-06-13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摘要:人性与社会的冲突,人与人的冲突。人心在恶的深渊中不能自拨,在苦源中无法自救,到底是为什么?善良与正直怎么总是受伤害?元凶是谁?由此,我产生了灵魂的拷问和终极关怀。 杨东杰:您的长篇小说《羊哭了猪笑了蚂蚁病了》(以下简称《羊》)被列入2012年长篇小说排行榜,该书出版以来,诸多国内著名评论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可以说,有点横空出世的感觉。作为编辑,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轰动效应,您是否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响?

陈亚珍:我没有预料到这种反响,但我知道这是我书写“乡土命运、苦感学问”这个话题比较深入而宏阔的一本书怎么办?心理支撑小组的专家让程筱的妈妈配合医护人员给女儿洗头。有评论家认为是,以冷写热,以黑暗写光明,有着深切的人道关怀和强烈的批判精神,并且具有宗教般的情怀,这种看法是对的。轰动还谈不上吧,它不过正在传播当中,我没有预料到的是,这部书不仅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爱看,而且年轻人也爱看。有人说,看到过去的苦难将百斯盾“平衡致美”品牌理念完美呈现给消费者,应当珍借今天的太平。有一个哈尔滨理工大附中的教师,无意中看到这部书,写了篇文章贴在上,让我泪眼汪汪。她说原以为文学趴下了,但看了《羊》书之后,她又回到文学当中找养份。她说她手不释卷,夜不能眠,这是一部从灵魂深处流出来的文字,激活了她的心灵记忆。她的高见是:一个社会和一个人一样,只有把负能吐尽,正能量才能输进。《羊》书通过国家命运,透视人类的终极命运,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工匠。她并且说编辑大舍大合,大悲大爱的情怀感染了她等等。这些陌生读者的直接感受,更让我知道写什么,怎么写。

杨东杰:那正好谈谈写什么,怎么写这个问题吧。

陈亚珍:这个问题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怎么写重要,有人说写什么重要。对我来说两方面都重要。写什么是“内容”。诸如:表现主体、立足点、着眼点、感情向度、精神气质等。怎么写是“技法”。如:视角、语境、结构等等。这是个长期修炼的过程。再好的内容没有过硬的技法,就像一个主妇有了米面,而蔬菜、佐料配置不好,口感就要受到排斥。“饭菜”再好,不想吃,还是得不到养分。然而,现代人又过分注重技巧,忽略了内容,就像孔雀身上的羽毛,看似漂亮却无法飞高飞远。这里面一定缺少真挚的感情、纯正的灵魂、高岸的精神性合成——骨力。文学说到底是心生命而不是物生命。虽然人性有弱点,但理智上都崇尚“真”“纯”“正”,如此心与心才会共振,才能抵达文学的真正意义。小说需要虚构,但叙事伦理一定是真诚!所以,作家的生活态度和创作态度达到“合一”之境,才会流淌出自然真诚的感情。人格分裂,文字也会充满虚伪性。读者的心是不可欺骗的,作家的文字失去真诚就是大骗局,流入人的血液当中,人类就病入膏肓了。这是我的理解。所以,我时时审视我的感情向度,警防自己被世俗同化,变得世故圆滑,所产生出的文字充满朽气、臭气、虚假气、市侩气。

杨东杰: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认为,您的小说如女版的莫言作品。我觉得这隐含着两个方面,一是您行文的敏感,女性的庞杂和缠绵;二是您的作品显示出视野和主题的开阔,这两方面您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

陈亚珍:其实这不是有意结合,而是自然形成,凡是从灵魂深处自然流淌出来的文字,注入了真诚与真实的感情,从一个针孔透视整个世界,视野放大,如此,在主体演进当中,就有一种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它不是理性判断,而是心验、体验、超验。情节可以虚构,但细节必须真实,它是丰富小说的血肉。尤其是我的小说往往是心理细节,如比种种,作品就产生多义性,你所说的缠绵庞杂秘密就在于此。

至于大视野和主题的开阔。这是立足点的问题,比如一个人站在高处,你所看到的高楼大厦只不过像一片瓦砾,你站在楼下就必须仰望它。高楼把视野挡住了,只剩下了寸光,书写空间当然小了。我虽然写了战争、饥饿、政治禁锢等等大事件,有着强烈的批判锋芒,但我不是把视点放在一个政党、一个历史时期的过失来看,而是放在整个人类进程中,各个民族都在寻找自已合适的生存方式,记录这个过程中对人性的建设与毁灭。无论哪个政党,崇尚什么主义,都是一个目的:人类如何活得更合理。当然,争权夺利、英雄情结是人的宿命。但作家必须从中剥离开来,具有大关怀、大悲悯、大叩问。我认为历史的演进不应该出现政权频繁地推翻与被推翻的血腥场面,而应该有机会有耐力改善与革新,一代一代从中获取经验,探索最合理的生存方式。所以,作家出版社总编张陵先生说:这部作品的历史观,不是得出正确与不正确的结论,而是以细节诚实地展现出来。我是认同的。我做了时代的记录员,如能为社会提供参考,当是我最大的快乐。

杨东杰:之前的史诗性作品,比如《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等,大部分都是男性的视角,您的小说应该说总体上倾向于女性视角,这当然跟您的性别和体验有关,这样的角度也更新了人们习惯的期待,也给了您的作品一个独特的伦理深度,在您的作品中,您对女性有哪些新的理解和发现?

陈亚珍:大家的民族自从“五·四”时期以来,对生命完善有三个阶段,一、男女平等,二、人人平等,三,众生平等。这三个演进再好不过,但需要漫长的时间才可能实现。比如,男女平等,首先是男人的性别觉醒把女性“解放”出来,走向社会。我有时发现他们悔恨了。因为男人与男人竞争,失败的一方是能力问题,但,男人与女人竞争,男人失败了也不服气,往往气急败坏,以男不跟女斗,猫不跟狗斗来维护他们的尊严。社会体制是维护男女平等的,但从深层学问基因并没有彻底改善。然而,女性在社会上起到的作用就如同深厚的土地一样,她是具有建设性、孕育性、创造性的。可我也有一个新发现,女性进入社会成为竞争者,从而也就有了名欲、利欲、权欲、势欲等,种种欲望。如此,也就有了破坏性和伤害性。比如书中的玉米、久妮婶即是。有时我想,最初老祖宗的男耕女织是有分工的。可男权之后,他们就认为女人是男人的附属,他们无视于女性的生、育、纺、织是个艰辛的工作。女性经济不独立就受欺压。性别觉醒的先驱就要让女人参与社会,企图自救。这似乎是一个进步,但是否合理有待于探讨。当创造者、孕育者也变成了伤害者和破坏者,人的心理是否更加混乱?一个剑拔弩张的母亲养育子女,对后代的心灵建设是否有益处?“浮躁”这个说法从何而来?社会上女强人层出不穷是可怕的。过分理性,人的感情就会板结。这是否是感性生态失衡的问题有待思考。我最讨厌“权”这个字眼,男和女本是一个“好”字,加上“权”就离间了他们的关系。包括爱情都充满了功利心。这是我在这部书中,梳理乡村女性性格形成,所思考的问题之一。

杨东杰:小说主题的深度,往往意味着编辑思考的力度和广度,是什么启迪了您对人生的思考?

陈亚珍:人性与社会的冲突,人与人的冲突。人心在恶的深渊中不能自拨,在苦源中无法自救,到底是为什么?善良与正直怎么总是受伤害?元凶是谁?由此,我产生了灵魂的拷问和终极关怀。

杨东杰:您的小说名称比较奇特,怎么会想到起这个题目,有哪些寓意?

陈亚珍:这我不能告诉你,它肯定是一个隐喻,但每个人看了作品都有各不相同的理解。我要说了等于定格,读者没有看书的兴趣了,出于这个损失我保密。

杨东杰:有评论认为这是一部经典之作,您如何看待经典,经典小说应该具备哪些品质?

陈亚珍:有人评估它是经典之作,出于作家的理想我很高兴,但它还必须交给历史去陶冶。至于经典小说的品质,我个人认为,它必须具备如下品质:心灵的共振,获取人生经验,具有普世价值和思想的启示性,对灵魂的拯救意义,并且具有大关怀。

杨东杰:主人公亡灵(惠儿)来到人世间,是寻找身份,爱和亲情的,这一构架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在小说中,过去和现在双重现实的惨烈与黑暗交织在一起,并在亡灵惠儿那里引起回响与碰撞,这样一种感知历史和民族的角度,它跟您的经历或者某种情结有无关系?

陈亚珍:有!我的父亲、母亲的婚姻就是真实的,当时推翻封建包办婚姻,随之兴起了组织包办。我在想:夫妻本是性情的合理结合,难道一个凯旋归来的英雄,就一定该让一个女子以共产党员的觉悟去框定她的婚姻吗?这对人性是不是一种伤害?关键的问题是,母亲宁愿包着这种强行的义务终了一生,都不愿意正视一下有关“爱情”这个生命的含义。我从中体会到任何一种学问,有闪光的一面,同时也有带毒的一面。我的父亲就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他当时的确带走村里的好多男人参加了八路军,带走的人全部阵亡,就他一个人光荣地回来。在太行山一带这样的原形太多了。

杨东杰:您曾经做过大卡车司机,也做过售货员,您如何看待比较特别的经历,这些经历对您的小说创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亚珍:这正是我的写作资源。这些经历夯定了我的写作立场和感情向度,他们的一声叹息,一个表情,都会让我心动。从一个贫民中走来,永远理解贫民的心态和感情,很多人都说我的作品感情自然真挚,大约与之有关吧。

杨东杰:接下来您还有创作计划吗?您对下一步作品有什么期待?

陈亚珍:作家永远在攀登中行进,如果没有攀登的能力和勇气,马上撤退,绝不能打着写作的名义充当作家这个称号。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当然,这并不是下决心就可以做到,必须等到下一部作品出来再作裁决。

共 5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一部作品的探讨至少有两种意义:一是探知作品的核心内涵,二是探知作品的价值取向。这篇关于一部小说的探访文章,让大家明白了作家创作的意图,也明白了《羊哭了猪笑了蚂蚁病了》这部长篇小说的核心内容。例如推翻封建包办婚姻,随之兴起了组织包办。编辑就在想:夫妻本是性情的合理结合,难道一个凯旋归来的英雄,就一定该让一个女子以共产党员的觉悟去框定她的婚姻吗?这对人性是不是一种伤害?佳作,推荐共赏。【:湖北武戈】

1楼文友: 11:1 :14 只有真情的感悟才会流露出真情的文字。欣赏了,问候编辑。 与江山编辑共同成长!

回复1楼文友: 11:2 :25 武戈兄,这个访谈性文章,我只怕不符合规定文体,但很多同仁喜欢探讨文学,拿来共同探讨。我的文章如不合规请退回,如可以发当十分感谢!

身上有白色斑块
鼻塞鼻痒怎么快速恢复
南通治疗白斑病费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