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亡灵阶梯第239章一夜结束

时间:2020-06-25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亡灵阶梯 第239章 一夜结束

“斯内德!”在后面的戈登声音微带严厉地喊了一声。

“知道。”斯内德淡淡地、带着几分温和地道:“我的命也是程救回来的。”

斯内德将手放了下来,动作比以前缓慢了许多,好似有着用不完的时间。此时狗从远处又跑了回来,在树底下对着上面吠着,好似在呼唤他们快点继续狩猎。

“幸好遇到大家,躲起来。”斯内德嘱咐了一声,正要走,被程千寻喊住了。

“斯内德。”她喊住了斯内德,可接下去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斯内德和戈登放过了她,为此应该感jī他们。可前面是鲁道夫,他们三个人中任何一个丧命,这都是她不想看到的。可又不能说让他们小心的话,那就是对鲁道夫的不公。

“前面是谁?”戈登声音也变柔和了许多。

程千寻嘴chún微微颤抖着,她实在是说不出来。

“不用回答。。。”斯内德轻轻地将她的一只手扶了起来,将中指上戴着的戒指倒转过来,套在了大拇指上,这样如同箭头一般戒面就对着外面。

斯内德捏着她的食指,只轻轻一下刺痛,已经飞快地用那锋利的箭头在她手指上戳了一下,就跟医院里检验血样一般,当斯内德捏着她手指的手微微松开时,一滴血从伤口处渗出。

将手指轻轻放进了嘴里,舌头轻微在血珠上一卷,弄得她手指反而有点痒痒的。斯内德成了血族后,好似本身也开始透lù出传说中血族的那种优雅。

血珠卷入鲜红的chún中,斯内德只轻微的一品,就对着程千寻象是询问也象是做出了定论道:“是鲁道夫。”

程千寻沉默了一会儿道:“他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就不要再追了。”鲁道夫能力极强,强项就是刺杀和暗害,这是他的老本行,哪怕是血族,也有可能中了他的招。

斯内德好似在微微叹气着,轻轻地搂过她的头,就如同大哥哥一般的抱了她一下:“千万要小心汉娜和费恩,特别是汉娜。”

程千寻犹豫了一下后,双手还是举了起来,也抱住了斯内德的腰身,轻声回答:“好的。”

那种伤感简直是难以诉说的,原本的队友成了死敌,大家彼此随时都有可能死,又何必在乎什么授受不亲,在斯内德的怀中,她反而感觉到了安心。死在原来队友手中,一定比死在汉娜手中好得多。

看看汉娜对她的那种眼神,火辣辣的,好象恨不得将她活剐了一样。汉娜为什么如此妒忌和仇恨,难道就是因为冥王当着大家的面“宠幸”了她,而汉娜的后台拉斯éng蒂斯却将汉娜扔给了自己的总管拉赛斯,折腾掉了半条命吗?

那也是汉娜自己的问题,和她有什么关系?

必须面对现实了,她轻声地道:“如果大家这组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就来找你。。。”

“好的。”斯内德话语也带着和平时嘻嘻哈哈不一样的忧伤编剧:“武侠剧里用牛肉是有深意的。去找他的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结束一切,不用再花力气找她了,以她的能力,也不可能象其他队友那样,能在山上独自活下去。

见了之后,总会分开,斯内德的手臂慢慢地放开了,最后看了她一眼后,和戈登一跃而下。他们不是朝着鲁道夫去的地方追去,而是对着猎犬打了声口哨后,朝着另外的方向而去。

两条猎犬赶紧地追赶主人,可斯内德和戈登速度极快,比猎犬还要快得多。两个人的身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树林之中。…

速度快得象闪电,而且还能通过血液了解人类的想法,这让程千寻越发的绝望。她慢慢地坐了下来,身体靠在了树干上,感觉自己就象得知无法避免的灾难将要来临、濒死的人。

围绕在四周,大约近五十公里的山上,狗叫声忽远忽近的不断。她靠在树干上,看了看从枝杈间lù出的天空,原本漆黑的天空已经开始透出éngéng的灰蓝sè,再不久,黎明即将来临,最多还有一个小时了。

程千寻苦笑了一下,这个地方真好,不大也不算小据台媒报道,中间有房子也有少量的田地,能自给自足,而且时常有人路过。其实能活着已经属于幸运了,至于活在什么地方并不重要,只要能活下去就行。

只可惜,她连被统治阶级长期剥削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没有建树,有可能就是死路一条,这次也许她真的混不过去了。

细细分析下来,其实将她原本归为血族并不是为了照顾她,而是撒旦们想让竞争变得更加精彩点。两队将势均力敌,一定会很有看点。可是她插了一杆子,想通过努力改变规则,让更多的队友活下来,但被汉娜给搅黄了。

她从裙子里,贴着xiōng口处掏出了那根黑sè的羽毛。这根羽毛那么漂亮,比黑夜还要黑,透着油亮。那是冥王羽翼上的,以前她得到过一根,没想到冥王又给了她一根。

捏着羽毛下端可以当笔管、较为坚实的根部,看着这黝黑的羽毛,她嘴角不自觉地微lù笑意:“冥王大人,我还能再见到你吗?如果不能,我能有幸躺在亡灵墓地得到安息吗?我感觉好累,真的好累,可我还是想活下去,活下去。。。”

如此悲泣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依旧能含着笑说出来。也许每个人都会死,如果真能死得平静,也算是件好事。

此时依稀听到马蹄声,由远至近,她赶紧地将羽毛放回了原来的位置。这里的裙子在xiōng口都有收腰,就象是文xiōng一样,就插在了那里。

是鲁道夫,他是牵着马。马已经累坏了,微微低着头,就象是头老马一样,垂头丧气地一步步缓慢挪着步。

鲁道夫一路走,一路轻声地呼唤:“在吗,程?”

哪怕是记忆力极好的鲁道夫,在半夜三更、并且忙着逃命的山路上,也不可能记得方方面面的。

程千寻侧过声,对着下面也轻声道:“在,我在这里。”

鲁道夫牵着马,让她从树干上站在了马背上,随后慢慢下来。

“你怎么在那么低的位置?”鲁道夫庆幸着:“幸好他们没发现你。大家回去吧,天快亮了!”

哪怕这里的山能遮挡住一部分阳光,血族也应该不会冒险。毕竟他们的老巢在山顶上,需要在阳光没有照射到屋顶前回到城堡里。

程千寻跟在鲁道夫身后,马太累,所以不能再驮人了,除非打算把它给累死。过了会儿,她还是说了出来:“他们发现我了,是斯内德和戈登。”

鲁道夫停下了脚步,只几秒后继续往原来的驻扎地继续走着,沉着中含着内藏的bō澜:“看来他们放过了你,如果碰到了我,也许就不会了。”

杀了鲁道夫,这一组的实力将大打折扣,为了最后的胜利,也只有痛下杀手。这就是现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回去的路有点远,等到太阳升起,将整个山谷罩着的时候,他们终于回到了树洞那里。…

锅碗瓢盆全都被砸烂了,没来得及拿走的食物也被扔进了篝火里。因为太多东西比点燃,整个树洞被烧毁了。

菲利克斯和大卫已经回来了,他们的马也是疲惫不堪,连草都不吃,直接的侧躺在地上,睡觉起来。马一般都是站着睡觉,只有极度疲乏或者生病、又或者生产时才躺下。

而他们也是坐在了地上,地上实在有点潮湿,就拿了一个破锅和破盘子垫在下面。

鲁道夫将马放开,马马上也就地躺下,闭上眼睛就睡。他去找可以垫着当凳子或者垫子的东西,一边问:“你们是怎么逃过的?”

大卫心有余悸地道:“追大家的是霍夫曼和雷格尔,大家半路上再分开走,我是淌着水走,菲利克斯骑马绕着山谷大半圈,这才逃过的。他们的速度可真快,追上就完蛋了!”

“就是说汉娜和费恩在一组去追以利亚和尼古拉斯?”程千寻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

而大卫还劫后余生的嘲笑道:“让费恩和汉娜搭档,还真是适合。一个懂得心理学,可以哄着这个傲慢公主。”

“先坐下来吧。”鲁道夫找了二片还没有完全烧毁的垫子,原本可以躺着的垫子,烧得只剩下一肘长宽了。他也坐下,明白程千寻的担忧,微微叹气道:“看来尼古拉斯有危险了。”

“应该不会吧。”大卫心中也没底了,也只有从最好的方面去想:“也许他们也会象大家这样,尼古拉斯走水路,以利亚骑马,逃过一劫。”

可菲利克斯也一样不看好,他插了一句:“希翼尼古拉斯逃的路线上有水路。”

此时有动静,是脚踩在树叶上的声音。大家循着方向看去,只见浑身泥泞、狼狈不堪的以利亚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累死了!”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当看到烧成木炭的树洞后,骂道:“这些该死的血族,真不让大家活了。”

随后有气无力地问:“还有没有吃的?”

看到他身边没有马,程千寻还抱着一丝侥幸,问了句:“尼古拉斯骑马往哪个方向了?”

“马?”以利亚恨不得直接躺下来,要不是地上的落叶太湿:“它跑不动了,我扔在路上。”

“那尼古拉斯呢?”程千寻暗暗叫不好。

以利亚没个好气地道:“我怎么知道他?”rs!。(去读读)

玉林鸡骨草胶囊多少钱
百色白癜风治疗费用
云香祛风止痛酊价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