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惊情五百年第五十章又见饼子

时间:2020-06-16 来源网站:哈尔滨汽车网

惊情五百年 第五十章 又见饼子

公孙胜岩待身体感觉稍好之后,静心背下了《机缘诀》,有了上两次的经验,他在背诵的时候刻意将字句拆分开来,丝毫不敢动用体力的力量。小道士送来的汤药他并没有喝,只是做了一个谢谢的表情,打发小道士原路返回,自己背诵完之后,又拿起书卷对照了一遍,确认无误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将东西略作收拾,打好包背在身上就离开了枕云观。

不到半年的时间,公孙胜岩经历了太多,从一个富家公子变成被家族四处追赶的流浪汉,还背负了杀人的罪名,两次被人收留后又两次被人变着法地赶走。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心里像被尖刀猛捅,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他,只是公孙胜岩逐渐麻木,白先生所说的命运,大抵就是如此,没有了锦衣玉食,没有了快马轻裘,自己还是自己。他在下山的路上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回江南,回到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哪怕会死在那里,也要拼命证明自己的清白,不侮了公孙这个姓氏,不误了当初周雪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一个月之后,盘龙城的一间客栈外。

这次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前几天还只是寒风凌冽,到了今天早上,城里的居民推开门,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银装素裹,积雪足有一尺来厚,天上还纷纷扬扬地飘着鹅毛般的雪花。

瑞雪兆丰年,家家户户都忙着往火盆里加炭,外面的行人冷得手脸通红,却止不住心内的欢喜,毕竟是年内的第一场雪,放眼看去满目洁白,谁又不欢喜呢。路边的相识的孩子们高兴地手里握着雪球相互追打嬉闹,有的人家门口已经堆上了大大小小的雪人,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在雪中独自行走,看样子他走了很远的路,头顶和双肩已经积起了一个指甲盖厚的雪花。

“盘龙客栈。”他驻足停在了一间规模颇大的客栈之外,抬头看了看门匾,接着拍了拍身上的雪,抬脚迈了进去。

“客官,您请,这边这边……”小二招呼着这位年轻人,“好大的雪啊,您请坐,要不要来一碗大家店里的姜汤祛祛寒气?”

年轻人点了点头,小二颠颠地端姜汤去了。他拿起自己手旁不大的包袱,又仔细拍了拍包袱上面的雪花,打开之后在里面稍作摸索,掏出来一点碎银。

姜汤很暖,喝下之后从喉头一直温润到小腹,年轻人闭着眼睛感觉了一下,颇为满足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从白帝城出来之后,他乘船一路东行,安稳无聊的日子里就靠着与自己体内的那股灵觉反复沟通,来回揣摩那些残破的书卷,不知不觉间术法精进,体魄也有别于一般人,这哈气成冰的日子里,自己除了内衣,外面只套着一件薄衫竟也不觉得有多冷。

“小二……”公孙胜岩抬手想把小二唤来上些酒菜,在船上和船家的交道打得多了,他也学会了饮酒。

“我要吃肉饼,我要吃肉饼……”一阵吵闹声从门口传来,公孙胜岩转脸看去,一个矮矮胖胖,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孩子正掀开门帘要往客栈里走,门外一只胳膊穿过门帘,拦腰将孩子抱了起来,看样子是没打算给小胖子买肉饼吃。这下惹恼了小胖子,他虽然人被提在了半空,可手脚都没被缚着,于是闭着眼睛用手使劲去掰腰间的胳膊,两只腿胡乱地蹬踏一般由政府投入部分资本金,嘴里咿咿呀呀地没完没了。

抱住小胖子的那人被他一通胡闹,隔着门帘也不好使劲,只得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手里却不放松,依旧夹着小胖子的肥腰。这个人长得浓眉阔脸,虬髯横生,个头虽然是一般人高,但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胸前背后隆起的肌肉,粗粗一瞧仿佛上半身就是个方形的。

“咿咿……肉饼,我好久没吃肉饼了,我想死肉饼了。二叔,咿咿,肉饼……”这小胖子仿佛中了肉饼的魔怔,喊到最后居然一边发声一边止不住地吸溜口水,难怪能长这么胖。

这个二叔被一通折腾,发现店内的食客全都转过脸来瞧自己,就像看猴把戏一样,人人眼里都透露着那种看热闹时的专有神采。

“咳咳……”他不好意思地把小胖子放了下来,干咳了几声遮掩住自己的尴尬,狠狠地瞪了小胖子一眼,然后起身牵着小胖子的手往里走,一边走还一边自嘲地说,“看样子他们背后叫你小饼子还真没叫错。”

“二叔,注意你的言辞。”小胖子居然神色一凛,板起脸抬头教育他二叔,别看他稚声稚气的,说出来的话语却像一个颇有身份的大人。

“嗬……”他二叔眉毛一扬,只可惜店内客人众多,和一个小孩子置气实在是被人取笑,只得把剩下的话吞到肚子里,吃下这个暗亏。

“楚二爷……”小二大老远地就弓着腰堆着笑跑过来,“您吃点什么?”

“肉饼肉饼肉饼肉饼……”不待这个楚二爷回答,小胖子连珠炮一样的肉饼就从嘴里喷出来,差点没给小二洗把脸。

“肉饼吧。”楚二爷无奈地回答。

小二继续弓着身子堆着笑倒退了几步,然后快速走到厨房门口,大喊了一声:“楚二爷的肉饼,多加大肉。”

公孙胜岩把这一幕一点不漏地全看在眼里,心内翻腾不止。这个小饼子的声音,一听就是当夜在山洞前用火球砸他的那个小饼子,再加上这无理取闹的性格,絮絮叨叨的言语,更是确认无疑。原来这小胖子姓楚,看着店里小二对他叔叔的态度,他们家应该就是盘龙城的本地人。

他从当天晚上小胖子和大棍子的对话,知道小胖子是去枕云观找人的,虽然具体要找谁他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公孙胜岩打定主意,要跟住小饼子,八九岁的小孩子不懂事说不出来个子丑寅卯,但是那个大棍子,保不定可以从他嘴里得到些什么。

其实公孙胜岩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依他此时此地的处境,任何事情第一靠推,推不出来了就靠猜,猜也猜不像的话,误打误撞碰到了机会,任他再是孤身一人学艺有限,他也舍不得让机会白白地从手中溜走。

楚二爷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侄子狼吞虎咽地吃了十来个肉饼,也不阻止,看样子对小胖子的食量是颇有信心。终于吃到第十三个的时候,小饼子双手扶住肚子,看了看肉饼,又看了看楚二爷,旋即打出一个又长又响亮的饱嗝出来。

“吃饱了?”楚二爷语气有点刻意在逗小饼子。

“先不吃了,打包。”小饼子豪气干云。

叔侄二人收拾一番,推门而出,小二还在身后马屁精一样地躬身送客,公孙胜岩看到门帘从他二人身后落下,起身拿起包袱拔腿就跟了上去。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抬头看天,只见大片的雪花被天空衬成一片暗色,从头顶上直压下来。行人比之前更加稀少了,公孙胜岩和小饼子叔侄拉开了一段距离,装作有意无意地跟着。前面是一个丁字路口,叔侄二人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往左手边拐了进去,公孙胜岩生怕跟丢,加快了脚步也到了丁字路口向左一拐。

居然是一条死胡同,小饼子正手里拿着剩下的肉饼,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中计了!”公孙胜岩脊梁骨一阵发麻,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小看了小饼子叔侄。

“这位朋友,大雪天的,跟了大家俩快有二里地,你不冷我都觉得冷了。”楚二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公孙胜岩的身后,语气戏谑地说。

公孙胜岩慢慢地转过身,同时往小饼子的方向退了两步,就这一会的工夫,他就被叔侄二人顶在了死胡同里,变成了合围夹击之势。

公孙胜岩身旁是一个矮矮长长的窝棚,他也没心思看到底是用来关鸡的还是用来放柴的,窝棚上面堆积了厚厚的白雪。公孙胜岩退到窝棚边,不回答楚二爷的问话,装作有意无意地把窝棚上的雪一把把地抓在手里,一会的时间就搓出来十多个拳头大的雪球。

“问你话呢,鬼鬼祟祟的,你是哑巴么?”小饼子稚声稚气地说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900吨。

“哦……呵呵,我不是哑巴。”公孙胜岩手下不停,捡不疼不痒的话来拖延时间。

“我给你个机会,痛快地说出来,为什么跟着大家。”楚二爷脸色变得严肃。

“不要给他机会,二叔,先打他一顿,打他一顿。”小饼子站在雪地里,用拿肉饼的手指着公孙胜岩。

“说吧。”楚二爷盯住公孙胜岩,目光如炬。

“小饼子打了我,和大棍子一起在白帝城打了我。”公孙胜岩如实说道。

楚二爷表情一愣,好像不知道大棍子是谁,他往小饼子的方向看过去,小饼子却完全不认得公孙胜岩了,用无辜的眼神回复着他的询问。

“谁是大棍子?”楚二爷看公孙胜岩年纪也不大,相貌英俊眉眼正派,说出来的话又仿佛之前在小饼子手底下吃了亏,因此神情放松下来,换成了笑眯眯的脸庞直接问小饼子,可身形却是随时要出手的样子,依旧立在胡同口的中间,挡住公孙胜岩的去路。

三亚治疗白癫风医院
衢州白癜病医院
肠胃功能紊乱调理食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